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4-12-31

2014年,对于公关业来说这是极具挑战性的一年。在被粉丝经济、情怀品牌、爆款、逆生长、00后等新名词包围的公关公司们开始前所未有的挑战,有的公司残了,有的公司废了,有的公司转型了也又更多的公关人在这动荡的局面中试图找到发展壮大的机遇。2014年是公关行业空前活跃的一年,能够在这样一个环境下生存并发展,每一个公关人都在煎熬中打着鸡血前行。

郭德纲在其经典段子《我要反三俗》中,用“被时代的马车抛弃了”来说于谦,谦哥回了句“这时代也太慢了”……时代到底慢不慢,在这快速变化的年代讨论时代感略有点违和,无论感慨变化的快和慢,变化如期而至,如影随形。在行业里摸爬滚打的每一个老兵如果在这个伤感的年末翻出最新的提案和2013年底的方案对比肯定会发现不少的变化,现在的方案有可能充斥着:情怀、粉丝经济、H590….时代快吗?好像也不快,虽然行业变化快速,但这一年来公关行业虽然中小公司层出不穷,但大公司们似乎也过的不错。

2014年,你觉得到底公关行业怎么样?是好?是坏?2015年还能够保持足够的成长性吗?

【移动+社交的触媒变革,公关是糖还是忧伤?】

时针拨回到2013年的12——虎嗅当家作者阑夕一篇《公关是糖公关是糖,甜到哀伤》文章,引发了诸多对于公关的争议。阑夕的文章是一贯的长文,洋洋洒洒,现在回想起来似乎除了标题之外其他的都淡忘了——但该文的开篇就点出了近年来的大趋势,媒体人转型做公关,这中间除了所谓的新闻理想的缺失之外,公关这个职业的经济收益和行业发展性起码在媒体人中是有相当的认可度的。

时针快进到2014年的5——作为公关行业的代表参加了魏武挥老师主持的一个沙龙(参加者有媒体和自媒体人、公关人和甲方),主题是“后媒体时代的公关变局,除了和在场的甲乙丙方做了沟通外,现场终于和颇为轻视公关的钛媒体的赵何娟有所交流也算是收购。在这个沙龙中,有共识的是对于公关行业的认可,以及传统公关公司面临的挑战和机遇,而我个人认为,通过这次沙龙,再次让我认识到媒体在“公关”这个生意中越来越试图承担更大的份额——这也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媒体&自媒体甩开公关公司开始直接从甲方拿单的趋势。

从媒体人和媒体的表现来看,公关仍然是个好生意。

有首很老的口水歌里有句歌词是,“有人哭、有人笑、有人输、有人老”,在过去的2014年里,公关行业里的大小公司们也同样如此,有的残了,有的废了,有的正当红,有的在转型,还有更多的顽强的成长

【老牌公关公司们,选择突围还是无奈没落?】

跟不上变化,自然有掉队的;选择主动变革,自然有崛起的。有不少知名公关公司就在2014年发生了重大的变动,让整个公关行业看起来多了不少的灰色。

东方仁德,这家知名公关公司在2014年初,被传关门了。

事情大概是这样子的,“新年伊始,业界传来一个震惊的消息:京城著名的本广告公司——东方仁德遣散百名员工,遭遇生存困境。据悉,这100名员工此前都属于一汽大众组。现在该公司还保留了二三十名员工,继续服务北京汽车和东风标致。”

还有两家老牌公司在这一年遇到了各自的麻烦,艰难需求突破中,这两家公司就是业务知名的两思。

灵思——这几年灵思一直有灵思的负面消息。在灵思前几年从城里的万通中心搬到酒仙桥和蓝标做邻居的时候还是风头很旺,其汽车、影视等都有相当不错的案例涌现.. 但短短一两年时候,关于灵思丢客户和裁员的消息就不是传出,一直到2014年夏天,关于灵思要卖给蓝标的传闻不胫而走,业界纷纷可以传闻灵思老板在资本层面上面临困境,不得不出售股份给其主要竞争对手蓝标。

最后虽然证实这是一则不实传闻,灵思总裁也发表了公开信回应。但面对蓝标等公司在资本层面的活跃,没有上市的老牌大公关公司们确实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从客户到业务,从资本到人员流失等等。

迪思——20146月,迪思在数年前冲击创业板失利后终于在资本层面发生重大变化;4.6亿的价格被华谊嘉信100%收购。迪思的老板黄小川在朋友圈表示“现在真有机会挑战蓝标,超越蓝标”,或许黄老板的蓝标是“小蓝标”吧。

业内对此看法比较一致,那就是在行业发生变革的时候,迪思主动求变摆脱资金量短缺的困境。华谊嘉信全资收购迪思后,对于补充华谊嘉信的产业链有很大的帮助——并购迪思的华谊嘉信基本上的构架和上市公司蓝标类似,资本故事很有想象。

作为过去10多年里行业的翘楚之一,迪思也一直在主动变革,成效不大;终于在大资本的冲击下,失去了独立发展的机会。

Social、移动、大数据、CRM、娱乐营销、粉丝经济每一个老牌公司在过去的2014年里应该都在寻求“答案”,可能每个老牌公司选择的解决方案都不一样,但处在变化中的他们应该都不会停止前进的脚步。

从产业角度来看,在过去的2014年,公关行业的资本空前活跃,收购并购并不仅仅局限于老牌大公司,包括4A公司们在内,针对技术、资源、创意等领域也多有投资和并购,预计2015年老牌公司们从资本到业务层面的变化都会保持相当的强度。

【个体营销,勾搭式泛社交公关传播崛起了吗?】

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这应该算是2014年下半年个体营销最成功的案例吧。

对于安妮和她的1%,朋友们看法迥异。一派认为真牛逼,这是90后的又一次胜利,一个长微博带来数百万关注和数十万的下载;一派认为这是段子狗又一次的忽悠成功,利用廉价的心灵鸡汤再次博取了关注

安妮的1%,让本来只是在业内关注的段子手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对象,对于段子手的来龙去脉以及商业模式,八卦和盘点流传颇多。

对于安妮这个人和她的作品到底是条漫还是漫画,各有观点,但安妮这个事儿确实告诉我们,社交时代,个体营销不仅仅是名人的专注,还是有相当多的个体脱颖而出,在营销的商业利益链条中抢占了部分份额。

对于雷军、周鸿祎等注明个体在社交媒体上的号召力已不算新奇,但董明珠、柳传志等传统企业家们也越来越重视社交媒体,不管这是主动还是被动,但越来越多的企业家确实有甩开公关部单干的趋势

但,有天大的好处,也可能有天大的麻烦,知名大V罗永浩就在2014年的个体营销上吃了亏。

罗永浩在社交媒体是有巨大的号召力和影响力的,这点从新东方到演讲,从文艺青年到砸西门子冰箱,以及做锤子手机,罗永浩在影响上都是充分利用了“个体影响”的魅力

但受出货和定价以及王自如的辩论影响,老罗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在接受媒体访问的时候,老罗公开成为在微博上不会那么“任性”,要接受公关的意见和安排。

事实上,在影视领域个体营销打造的勾搭式泛传播链条是最成功的,韩寒和郭敬明这对老冤家无疑是最成功的一对,后会无期和小时代也绝对是现象级电影的代表作。

可以预见,虽然老罗在个体营销上吃了一点小亏,但越来越多的人还是要在这样一个名利场中搏出位。

【有钱任性,玩资本与踏实做业务的悖论】

2014年的中国公关产业,被资本前所未有的冲击着。从全球市场来看,公关产业一直是资本运作活跃的集中地,我们知道的诸如WPP等国际大公司都是并购的高手,依靠并购他们在全球市场高速成长;但对于国内公关行业来说,在很长时间内资本运作不够活跃,但随着蓝标、华谊嘉信以及WPP等外来者的强势,有钱任性的大咖们越来越重视资本层面的“玩法”。

最有钱任性的毫无疑问是蓝色光标,稍早之前流传的一张蓝色光标2014年收购的名单显示了蓝标的野心——不仅是公关广告、还有技术和电商。

另外一家上市的营销公司华谊嘉信也是资本市场上的活跃者,不完全统计,华谊嘉信在2014年陆续收购了东汐广告、波释广告、美意互通、好耶、迪思..

尤其是收购好耶和迪思这两张拥有相当行业影响力的公司,对华谊嘉信试图再造一个“蓝标”的说法一下子多了很多,这两家上市公司在资本和业务层面,在未来应该会有更多的交集。

当资本开始活跃时,这个市场离不开野蛮的外来者,一家叫做深圳联建光就在这一年收购了最大的户外广告购买公司分时传媒以及4.6亿拿下上海友拓公关。

有钱任性的蓝色光标和华谊嘉信等挥舞着收购的金元大棒,对于提升其行业影响力、营收和市梦率等有很大的利好消息;但外界对于这两家本土公司的主营业务一直有所担心——不仅有媒体的报道,也有股民的担心。

比如蓝色光标,外界的担心是其公关业务的增速跟不上集团业务的增长,比如华谊嘉信,也是广告公关业务的营收要好于传统的线下营销等。

在资本运作和主业发展之间的悖论,是幸福的烦恼吧!

2015,公关人离快乐“一步之遥”?】

不管行业如何风云变幻,也不管资本如何操纵市场,2014年的公关人应该是痛并快乐着的。

2014年,公关人的心灵仍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大环境的坏消息接二连三,比如21世纪网的窝案,比如一汽集团牵连的诸多公司等等,都让公关人的内心不是那么舒适,在各种榜单中,公关人都以高压力名列前茅。

2014年的公关人是快乐的,从职业发展来看,资本的活跃和市场需求的旺盛,公关人的收入增长是可预期的,而且跳槽和找下家对于公关人而言也是相对容易——流动是正向的,这对公关人是最好的消息,赚钱养家才是正能量。(以上无数据支撑,纯个人感受)

2014年还有很多值得思考和关注的点没有放入本文,但创意、资源、产品和服务在过去一年是每个有想法的公关人必须在思考的方向。

大公司们的问题是保持高速增长,掌握客户的同时要跟住潮流,更要和众多中小公司们拼创意和执行;

小公司们的问题是增强竞争力,无论是创意资源还是执行力,都是众多中小公司在行业里的立足之地;

在过去的2014年,大公司和中小公司同场竞标的情形屡屡出现,在2015年预计甲方们仍然会保持类似的竞标策略,这对每一个参与的公关人来说,都是常态的压力。

用狄更斯《双城记》里最知名的那句话结尾很是应景,对于在重复工作中寻求创新的公关人来说,每年都是这样:“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

就这样,公关不死,老兵常在。

———-

附个招聘消息,夹带点私货。

MarcoView(国宏)互动营销公司,我们是一家做整体社交+移动网络传播的,我们为客户提供基于消费者洞察基础上的数字化品牌的创意和整合传播服务,也提供策略咨询以及社交网络运营服务。

1、客户经理(高级客户主任) 一名

职位描述:

控制项目的进度和流程,合理的制定工作计划

有策略思考和写作能力,能够独立完成策略提案

有客户沟通的能力,负责日常客户的沟通和维护。

2、设计师(实习) 一名

职位描述:

了解客户设计意图,完成图稿的设计工作

参与创意讨论,提供创意思路

职位要求:

美术以及设计相关专业毕业,有相关工作经验2年以上

熟练掌握平面设计软件。

有一定的创意想法,可独立完成工作。

3、内容创意(专职+兼职) 一名

职位描述:

参与创意讨论,提供创意思路

将客户的需要转为内容创意,形式不限于稿件、图片、H5等。

4、媒介 一名。

职位描述:

负责日常媒体的沟通和维护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2.0pt;
font-family:Cambria;
mso-ascii-font-family:Cambria;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mbria;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ont-kerning:1.0pt;}

2014年,对于公关业来说这是极具挑战性的一年。在被粉丝经济、情怀品牌、爆款、逆生长、00后等新名词包围的公关公司们开始前所未有的挑战,有的公司残了,有的公司废了,有的公司转型了也又更多的公关人在这动荡的局面中试图找到发展壮大的机遇。2014年是公关行业空前活跃的一年,能够在这样一个环境下生存并发展,每一个公关人都在煎熬中打着鸡血前行。

郭德纲在其经典段子《我要反三俗》中,用“被时代的马车抛弃了”来说于谦,谦哥回了句“这时代也太慢了”……时代到底慢不慢,在这快速变化的年代讨论时代感略有点违和,无论感慨变化的快和慢,变化如期而至,如影随形。在行业里摸爬滚打的每一个老兵如果在这个伤感的年末翻出最新的提案和2013年底的方案对比肯定会发现不少的变化,现在的方案有可能充斥着:情怀、粉丝经济、H590….时代快吗?好像也不快,虽然行业变化快速,但这一年来公关行业虽然中小公司层出不穷,但大公司们似乎也过的不错。

2014年,你觉得到底公关行业怎么样?是好?是坏?2015年还能够保持足够的成长性吗?

【移动+社交的触媒变革,公关是糖还是忧伤?】

时针拨回到2013年的12——虎嗅当家作者阑夕一篇《公关是糖公关是糖,甜到哀伤》文章,引发了诸多对于公关的争议。阑夕的文章是一贯的长文,洋洋洒洒,现在回想起来似乎除了标题之外其他的都淡忘了——但该文的开篇就点出了近年来的大趋势,媒体人转型做公关,这中间除了所谓的新闻理想的缺失之外,公关这个职业的经济收益和行业发展性起码在媒体人中是有相当的认可度的。

时针快进到2014年的5——作为公关行业的代表参加了魏武挥老师主持的一个沙龙(参加者有媒体和自媒体人、公关人和甲方),主题是“后媒体时代的公关变局,除了和在场的甲乙丙方做了沟通外,现场终于和颇为轻视公关的钛媒体的赵何娟有所交流也算是收购。在这个沙龙中,有共识的是对于公关行业的认可,以及传统公关公司面临的挑战和机遇,而我个人认为,通过这次沙龙,再次让我认识到媒体在“公关”这个生意中越来越试图承担更大的份额——这也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媒体&自媒体甩开公关公司开始直接从甲方拿单的趋势。

从媒体人和媒体的表现来看,公关仍然是个好生意。

有首很老的口水歌里有句歌词是,“有人哭、有人笑、有人输、有人老”,在过去的2014年里,公关行业里的大小公司们也同样如此,有的残了,有的废了,有的正当红,有的在转型,还有更多的顽强的成长

【老牌公关公司们,选择突围还是无奈没落?】

跟不上变化,自然有掉队的;选择主动变革,自然有崛起的。有不少知名公关公司就在2014年发生了重大的变动,让整个公关行业看起来多了不少的灰色。

东方仁德,这家知名公关公司在2014年初,被传关门了。

事情大概是这样子的,“新年伊始,业界传来一个震惊的消息:京城著名的本广告公司——东方仁德遣散百名员工,遭遇生存困境。据悉,这100名员工此前都属于一汽大众组。现在该公司还保留了二三十名员工,继续服务北京汽车和东风标致。”

还有两家老牌公司在这一年遇到了各自的麻烦,艰难需求突破中,这两家公司就是业务知名的两思。

灵思——这几年灵思一直有灵思的负面消息。在灵思前几年从城里的万通中心搬到酒仙桥和蓝标做邻居的时候还是风头很旺,其汽车、影视等都有相当不错的案例涌现.. 但短短一两年时候,关于灵思丢客户和裁员的消息就不是传出,一直到2014年夏天,关于灵思要卖给蓝标的传闻不胫而走,业界纷纷可以传闻灵思老板在资本层面上面临困境,不得不出售股份给其主要竞争对手蓝标。

最后虽然证实这是一则不实传闻,灵思总裁也发表了公开信回应。但面对蓝标等公司在资本层面的活跃,没有上市的老牌大公关公司们确实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从客户到业务,从资本到人员流失等等。

迪思——20146月,迪思在数年前冲击创业板失利后终于在资本层面发生重大变化;4.6亿的价格被华谊嘉信100%收购。迪思的老板黄小川在朋友圈表示“现在真有机会挑战蓝标,超越蓝标”,或许黄老板的蓝标是“小蓝标”吧。

业内对此看法比较一致,那就是在行业发生变革的时候,迪思主动求变摆脱资金量短缺的困境。华谊嘉信全资收购迪思后,对于补充华谊嘉信的产业链有很大的帮助——并购迪思的华谊嘉信基本上的构架和上市公司蓝标类似,资本故事很有想象。

作为过去10多年里行业的翘楚之一,迪思也一直在主动变革,成效不大;终于在大资本的冲击下,失去了独立发展的机会。

Social、移动、大数据、CRM、娱乐营销、粉丝经济每一个老牌公司在过去的2014年里应该都在寻求“答案”,可能每个老牌公司选择的解决方案都不一样,但处在变化中的他们应该都不会停止前进的脚步。

从产业角度来看,在过去的2014年,公关行业的资本空前活跃,收购并购并不仅仅局限于老牌大公司,包括4A公司们在内,针对技术、资源、创意等领域也多有投资和并购,预计2015年老牌公司们从资本到业务层面的变化都会保持相当的强度。

【个体营销,勾搭式泛社交公关传播崛起了吗?】

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这应该算是2014年下半年个体营销最成功的案例吧。

对于安妮和她的1%,朋友们看法迥异。一派认为真牛逼,这是90后的又一次胜利,一个长微博带来数百万关注和数十万的下载;一派认为这是段子狗又一次的忽悠成功,利用廉价的心灵鸡汤再次博取了关注

安妮的1%,让本来只是在业内关注的段子手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对象,对于段子手的来龙去脉以及商业模式,八卦和盘点流传颇多。

对于安妮这个人和她的作品到底是条漫还是漫画,各有观点,但安妮这个事儿确实告诉我们,社交时代,个体营销不仅仅是名人的专注,还是有相当多的个体脱颖而出,在营销的商业利益链条中抢占了部分份额。

对于雷军、周鸿祎等注明个体在社交媒体上的号召力已不算新奇,但董明珠、柳传志等传统企业家们也越来越重视社交媒体,不管这是主动还是被动,但越来越多的企业家确实有甩开公关部单干的趋势

但,有天大的好处,也可能有天大的麻烦,知名大V罗永浩就在2014年的个体营销上吃了亏。

罗永浩在社交媒体是有巨大的号召力和影响力的,这点从新东方到演讲,从文艺青年到砸西门子冰箱,以及做锤子手机,罗永浩在影响上都是充分利用了“个体影响”的魅力

但受出货和定价以及王自如的辩论影响,老罗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在接受媒体访问的时候,老罗公开成为在微博上不会那么“任性”,要接受公关的意见和安排。

事实上,在影视领域个体营销打造的勾搭式泛传播链条是最成功的,韩寒和郭敬明这对老冤家无疑是最成功的一对,后会无期和小时代也绝对是现象级电影的代表作。

可以预见,虽然老罗在个体营销上吃了一点小亏,但越来越多的人还是要在这样一个名利场中搏出位。

【有钱任性,玩资本与踏实做业务的悖论】

2014年的中国公关产业,被资本前所未有的冲击着。从全球市场来看,公关产业一直是资本运作活跃的集中地,我们知道的诸如WPP等国际大公司都是并购的高手,依靠并购他们在全球市场高速成长;但对于国内公关行业来说,在很长时间内资本运作不够活跃,但随着蓝标、华谊嘉信以及WPP等外来者的强势,有钱任性的大咖们越来越重视资本层面的“玩法”。

最有钱任性的毫无疑问是蓝色光标,稍早之前流传的一张蓝色光标2014年收购的名单显示了蓝标的野心——不仅是公关广告、还有技术和电商。

另外一家上市的营销公司华谊嘉信也是资本市场上的活跃者,不完全统计,华谊嘉信在2014年陆续收购了东汐广告、波释广告、美意互通、好耶、迪思..

尤其是收购好耶和迪思这两张拥有相当行业影响力的公司,对华谊嘉信试图再造一个“蓝标”的说法一下子多了很多,这两家上市公司在资本和业务层面,在未来应该会有更多的交集。

当资本开始活跃时,这个市场离不开野蛮的外来者,一家叫做深圳联建光就在这一年收购了最大的户外广告购买公司分时传媒以及4.6亿拿下上海友拓公关。

有钱任性的蓝色光标和华谊嘉信等挥舞着收购的金元大棒,对于提升其行业影响力、营收和市梦率等有很大的利好消息;但外界对于这两家本土公司的主营业务一直有所担心——不仅有媒体的报道,也有股民的担心。

比如蓝色光标,外界的担心是其公关业务的增速跟不上集团业务的增长,比如华谊嘉信,也是广告公关业务的营收要好于传统的线下营销等。

在资本运作和主业发展之间的悖论,是幸福的烦恼吧!

2015,公关人离快乐“一步之遥”?】

不管行业如何风云变幻,也不管资本如何操纵市场,2014年的公关人应该是痛并快乐着的。

2014年,公关人的心灵仍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大环境的坏消息接二连三,比如21世纪网的窝案,比如一汽集团牵连的诸多公司等等,都让公关人的内心不是那么舒适,在各种榜单中,公关人都以高压力名列前茅。

2014年的公关人是快乐的,从职业发展来看,资本的活跃和市场需求的旺盛,公关人的收入增长是可预期的,而且跳槽和找下家对于公关人而言也是相对容易——流动是正向的,这对公关人是最好的消息,赚钱养家才是正能量。(以上无数据支撑,纯个人感受)

2014年还有很多值得思考和关注的点没有放入本文,但创意、资源、产品和服务在过去一年是每个有想法的公关人必须在思考的方向。

大公司们的问题是保持高速增长,掌握客户的同时要跟住潮流,更要和众多中小公司们拼创意和执行;

小公司们的问题是增强竞争力,无论是创意资源还是执行力,都是众多中小公司在行业里的立足之地;

在过去的2014年,大公司和中小公司同场竞标的情形屡屡出现,在2015年预计甲方们仍然会保持类似的竞标策略,这对每一个参与的公关人来说,都是常态的压力。

用狄更斯《双城记》里最知名的那句话结尾很是应景,对于在重复工作中寻求创新的公关人来说,每年都是这样:“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

就这样,公关不死,老兵常在。

———-

附个招聘消息,夹带点私货。

MarcoView(国宏)互动营销公司,我们是一家做整体社交+移动网络传播的,我们为客户提供基于消费者洞察基础上的数字化品牌的创意和整合传播服务,也提供策略咨询以及社交网络运营服务。

1、客户经理(高级客户主任) 一名

职位描述:

控制项目的进度和流程,合理的制定工作计划

有策略思考和写作能力,能够独立完成策略提案

有客户沟通的能力,负责日常客户的沟通和维护。

2、设计师(实习) 一名

职位描述:

了解客户设计意图,完成图稿的设计工作

参与创意讨论,提供创意思路

职位要求:

美术以及设计相关专业毕业,有相关工作经验2年以上

熟练掌握平面设计软件。

有一定的创意想法,可独立完成工作。

3、内容创意(专职+兼职) 一名

职位描述:

参与创意讨论,提供创意思路

将客户的需要转为内容创意,形式不限于稿件、图片、H5等。

4、媒介 一名。

职位描述:

负责日常媒体的沟通和维护

有开拓新媒体资源的能力和意愿。

有兴趣的发邮件到  zhaoyong2009 at foxmail.com lang=”EN-US”>

有开拓新媒体资源的能力和意愿。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2.0pt;
font-family:Cambria;
mso-ascii-font-family:Cambria;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mbria;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ont-kerning:1.0pt;}

有兴趣的发邮件到  zhaoyong2009 at foxmail.com lang=”EN-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