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1-09-26

在某科技媒体上看到一篇文章说当下做产品(无论硬件还是软件)都是要快速成功的,发布就要听到喝彩声,不然很有可能短时间内就看不到了….咂摸了一下,有些道理,这年头网络红人网络事件层出不穷,产品也可能有类似更新换代的需求吧。

不过,仔细又回味了一下,也不尽然;仅就互联网产品而言,也有不少产品是历久弥坚的,无论是google还是facebook,都是有过蛰伏期的——蛰伏的时间长短不一,但是类似color那种未出世就广受追捧但是却直接夭折的产品也不少。

又在迈克尔·阿灵顿创办的TechCrunch,恩,迈克尔·阿灵虽然离开了,但是该科技博客依然是业内最知名的科技站点——跑题了,在TechCrunch今儿一篇文章在国内广泛流传《Google+是工具 Facebook是玩具》——

这篇文章不知道是否因为翻译的原因,感觉又一些怪异。工具还是玩具更多是个人的感受,而不是普遍的认知吧;尤其是对于平台型产品而言,应该是具有工具和玩具的双重属性才能够受到广泛欢迎的。如果仅仅是玩具,比如开心网,就很可能短期高峰后坠入低谷。

当然,无论是工具还是玩具,咱们都不能够正常的访问,腿脚麻利的翻墙过去还需要精通英语…..不然就会像我这样,偶尔过去看看还因为不掌握英语而吃不开。

近期网络业的大事儿,肯定有facebook的f8大会和google+的开放——

1、谷歌宣布Google+开放注册,并同时发布新的功能,而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也再次现身谷歌社交网络Google+,发布了数张照片及相关消息。

2、Facebook的F8大会也随后召开,会上最引人注目的是其发布了全新的Timeline(也译作时间线)的服务。当然F8上,Facebook还宣布自己的用户数已经达到8亿,其中更令人惊奇的是,在某一天,其当日的用户数达到了5亿…

虽然有评论对于facebook的创新有所质疑,但是从我个人看来,这么大一个平台的任何新功能的应用都要有相当大的魄力和创新;而google+更是有着整合google诸多服务而被技术人们推崇……

不过,舆论一开始就给予了google+很大的期待…从google+推出的那一刻起,舆论就认为它可能具备挑战facebook的潜质….于是,google+的任何一个举措都会让全球科技界关注,在刚推出的那段时间里,google+几乎占据了所有科技媒体的重要版面….然后就是一点流量下滑就被认为可能要不成了,有可能被google抛弃云云….

当然,佩奇和布林的真实想法外人无从而知,但是如果google+推出就想很快挑战facebool的统治地位显然是不现实的,“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是中国的俗语来着,google+会不会有类似的命运不得而知。

但是,如果google+不能够坚持的创新和对于用户体验的不断改善,想要挑战facebook就是异想天开。

当然,说不定google不一定非要google+成为比肩facebook的平台,就好像微软的bing也很难超越google一样,但是有bing在那儿至少可以说明微软对于互联网的野心还是有的并且还有相当的竞争力。

没人能够判断google+可以走多远,但是作为一个创新的社会化网络产品,google给予了google+足够的创新和期望——剩下的似乎就是看能够坚持住以及是否有足够的运气了;google+的运营团队也同样面对巨大的挑战。

舆论们应该给google+降降温,可以重温下论持久战;国内有豆瓣网作为持久战的代表,近期诸多投资人都以成功投资豆瓣为荣散发大量软文….

论持久战,对于国内互联网人可能等不了太久,有不在少数的创业者们都指望着产品很快的被买了或者上市套现——至于长远,在当下,谁又真的在乎哪?

难道有国外媒体会说,中国一年等于欧美五年,这个东方市场变化太快;唯一不快的可能就是创新能力吧。

2011-09-25

越来越有“企业家”范儿的搜狐董事局主席张朝阳前几日又有新言论出炉。

“视频行业竞争激烈很正常,谁再说它是恶性竞争我跟谁急。”9月22日凌晨2时左右,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在个人微博上突然“发飙”。“我最烦‘恶性竞争’这个说法”,张朝阳表示。“只有公平与否的竞争,遵守规则、不依靠权钱交易的竞争就是公平竞争。”张朝阳认为,激烈的竞争并不等同于恶性竞争。“激烈的竞争导致的一些价格、质量等问题是好事,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会把一切都调节好。”

自从去年张朝阳发表了一系列的公开讲话后,对于这个在社会化产品暂时落后的门户当家人是越来越有点小佩服了…

搜狐视频的崛起应该算是网络视频二次大战的关键点;而搜狐视频的发力过程也堪称经典的商战案例。

从发力的时间点,到间接促进了网络视频正版化的反盗版联盟等等,搜狐视频迅速成为巨头势力瓜分网络视频领域的急先锋——网络视频近期的大事儿,腾讯重金布局和新浪入股土豆网,都可以看做是这股风潮的后续,而查尔斯张的商业版图虽然微薄还没太起色,但是网络视频领域,搜狐已成气候。

额,跑题了,前面快写成了替搜狐鼓吹的软文了。

搜狐视频虽然不错,但是俺也就看看美剧迷失绯闻女孩什么的;优酷、土豆、奇艺等等俺都根据需求观看不同的影视剧节目的….

咳咳,进入主题,恩,是少了一家曾经很风光的视频网站来着——酷6网。

都还记得酷6网的风光吧,曾经牢牢位列网络视频市场的前三甲,和土豆优酷一起号称视频界的F3;恩,更因为早早的就卖身盛大借壳上市从理论上解决了缺钱的问题——

恩,还记得酷6网早前的豪言壮语吗?不差钱不缺钱,要成为盛大全娱乐战略的排头兵——

时间仅仅过去一年,酷6网掉队了。

是的,掉队了。创始人离职了,亏损变大了,开始裁员了,又要转型了….额,对,最新消息是陈天桥派驻的酷6新CEO施瑜公开表示,“酷6从此不再购买长视频版权,包括电影和电视剧等,将关注于社区化、UGC(用户生成内容)和短视频”。

还有人能够想起来加入盛大系的酷6网转了几次型了没?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记得酷6当年是如何脱颖而出的?但是想必很多人都和我一样,都能看到酷6是如何一步一步的掉队的。

至于盛大说的酷六网的明天,基本上看客们听听罢了。看看搜狐和优酷奇艺网们是怎么吸纳人才的,包括凤凰卫视的刘春都加盟搜狐视频了——而盛大则往酷6网塞了一堆盛大嫡系“精英”。

基本上,所谓盛大系在这帮精英们的折腾下,出了游戏还能保持外,也就盛大文学值得标榜一下;至于盛大系上的其他蚂蚱——虽然很多媒体们会用到“盛大系”这个词儿,但是实话实说,盛大离系还很远——至少酷6网很让盛大系受伤。

让不专业的人折腾专业的事儿,酷6网无论如何转型都看不到希望的——这才是盛大旗下诸多互联网企业难成气候的原因所在;陈天桥可能有眼光,也可能有战略,但是没有人来帮其实现。

恩,前天在微博里看到盛大文学侯小强说要征集华语网络文学100强,恩,很不错的想法,但是后面又加了个条件是必须是盛大文学旗下网站的作品——不知道是该说侯总太小气还是盛大太骄纵,虽然盛大文学很牛X,但是绝对不是网络文学的全部;盛大系的一贯特点就是不够大气。

酷六网向后,盛大系黯然;盛大不成系,酷六难称强。商业就是这样,风水轮流转。

2011-09-18

写下这段文字只是想告知一下所有的联通版iphone用户,请祈祷你们的手机不要出任何问题,因为一旦联通版iphone4出了点问题的话,就面临一段悲剧的修/换机之路。

 

手机对于现代职场人的重要性似乎无需多言,不仅仅是沟通的工具,更是某种程度代表你还是一个现代人的“身份证”….但是如果你的“身份证”出了问题,而发证的“中国联通”却推诿的说没办法解决,似乎你也只能和我一样说三个字儿:狗日的!

 

话说下午发现联通合约版iphone4的通话功能不正常了,免提功能正常….

于是拨打中国联通的客服电话咨询了售后服务的流程,随后联系售后询问是不是坏了…售后服务说类似的问题他们遇到过很多次,大概3-5天可以修好,但是不提供备用机!

随后我搜索了一下,发现遇到类似问题的联通版iphone用户还有很多,但是都是一肚子气但是没人说理。

 

虽然早早2001年颁布的《手机三包规定》就明文规定了必须提供备用机,但是能够执行的手机厂家却没几个,这个可以在网络里搜搜就可以看到很多的信息。

感觉很无奈,手机出了问题,对个人的工作生活影响巨大…但是中国联通作为合约版iphone4的销售方,并没有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解决问题….

 

事实上,这么多年来,手机维修和售后服务一直存在着重重的问题….运营商以及手机厂商们习惯性重金营销但是鲜有真正解决消费者会遇到的“问题”——他们的销售渠道已经无比畅通,从营业厅到各类销售网点,从线下到线上——但是售后仍然是僵化于几个售后维修网点,让遇到问题的消费者疲于奔波…..

必须是工作时间跑过去把iphone4送过去,然后还要忍受没有备用机的尴尬境地——如果不是合约版可能还可以把卡换到其他手机上使用(还需要购买卡套);而联通版用户,只能认倒霉了!

 

这就是现状。

如果你是名人,比如洪晃等,可以在微博里发牢骚,赢得中国联通的注意解决问题;如果你是一个普通的用户,即使你到微博上投诉抱怨,很遗憾,号称微博营销做得不错的中国联通绝对不会搭理你的——

面对强势的中国联通,和我一般的普通消费者似乎只能忍受所谓的流程,以及承担所有手机出现问题带来的一切麻烦——

 

别问我为什么把矛头更多的指向中国联通,因为购机发票是中国联通而不是苹果。

说到发票,又是中国联通带来的麻烦。前段时间通过京东商场购买了联通的上网卡,发票一直没有给开,投诉也无用——好吧,牛逼的联通可以不在乎普通用户的用户体验。

所以我也只好说,如果可以,请别只用联通版iphone,留着移动的号码会有用处的。

 

好吧,狗日的中国联通,祝您发大财。

 

—————————————————————————————————————-

转载一个和我一样手机听筒出现问题的消费者的网文,看看中国联通究竟有没有考虑过用户的感受:

本人于2011年5月4日在株洲联通营业大厅以合约捆绑形式购买iphone4白色手机一台,价格为5880元(其中套餐费用为226元/月,共两年扣完)。

6月14日早上开始发现手机听筒无声音,随即来到株洲联通营业大厅找相关工作人员咨询,联通工作人员告诉我iphone4的售后跟联通公司无关。

 

要我直接找售后,于是我找到他们指定的售后,售后工作人员告诉我,手机硬件肯定有问题,要送长沙售后即湖南苹果总代理进行修理.

 

当时我就问了他几个问题:1、手机送修时间需要多久?2、我手机送修的这段时间能否提供备用机?3、不提供备用机的话,我当月的套餐由于维修造成没有使用,费用还是照扣,怎么处理?

他回答我:1、手机送修时间要半个月左右(我于6月28日拿到长沙售后修好了的手机)。2、备用机苹果公司不提供。3、我只负责帮你把手机发到长沙,其他事不是我的事。由于我当时有事,所以就没多说了,心想修好了就算了。

 

6月28日通知我手机修好了,要我去拿。我当时有事,就委托我老婆去拿的,拿手机的时候我老婆问:以前贴的手机膜怎么没有了,能否贴一个(以前贴的膜是88元一张)?回答是:这次维修换了主板,所以膜就没了,如果你要贴就要交费88元。应为当时快下班了,我老婆也没细看,拿了手机就匆匆忙忙走了。

 

回来后用了3天就发现我的白色iphone4打2-3分钟电话就滚烫的(压根就不是正常的发热,而且电池比以前消耗得快得多),并且手机正面右下角有一块黑色的斑点。7月2日本人再次来到株洲联通营业大厅的售后,告诉工作人员我的手机又出现新的问题,工作人员告诉我那就再送长沙修,维修的时间还是要半个月,不提供备用机、套餐费用照扣。随后我和售后以及株洲联通工作人员协商能否考虑换机,被告知不行,除非第二次维修后再有问题。

 

从5月4日购机到今天为止,才2个月,我的白色iphone4就修了快一个月,而且现在还在修理中。

 

本人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中国联通的高层领导及苹果公司的高层领导:1、作为消费者,我始终认为我是在联通营业大厅购买的合约捆绑手机,是中国联通公司广告吸引我来的,钱也是你们联通工作人员收的,我的交费票据上盖的是你们联通的章,不管我是买的什么手机,出现了质量问题,你们应该对消费者负责吧?不能讲要我自己去找苹果公司吧?2、应为手机质量的原因而导致客户不能正常使用,套餐的钱还是照扣,是不是太不要脸了?3、应为质量原因手机更换主板后,以前贴的膜没有了,再贴膜还要消费者出钱,你们可真无耻?4、一而再的修,明知有问题,修了这里,坏了那里,硬要修得客户筋疲力尽,对苹果这个品牌厌倦了,烦躁了,害怕了,才能更换?5、难道苹果公司在美国的服务也是这个样的?就是这样的质量和服务赢得的全球手机销售第一?6、我想中国联通公司的高管们,你们大部分都还应该是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吧?不至于是出卖国人的骗子吧?7、试问中国联通、苹果公司如此的服务和质量,大家还会敢买中国联通捆绑销售的iphone4吗?

2011-09-14

虽然京东商城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回应说巨额上市消息不实,但是关于京东商城欲提前IPO的消息仍然传的沸沸扬扬….

其实这并不奇怪。

京东商城已经成为中国电子商务领域的重要企业,其规模是除淘宝外的第一量体;其次,京东商城经过数轮融资,估值早已经突破十亿美金——本轮传闻京东的估值高达几十亿美金,堪比google当初的融资量。

更多的人一本正经的在说京东商城很有可能最后一轮融资的数亿美金未到账,而且投资人也都给京东巨大的压力—参照之前土豆网上市之前的言论,京东已然成了不上市毋宁死的又一典型代表。

不上市的京东会死了?这事儿还真不好猜测,要不然真不上市试试?

如果从鼓励市场竞争而言,个人是希望京东能够上市的。毕竟,当然有国美苏宁打破家电的价格底线,现在有京东等利用互联网平台再次让商品价格维持低价位——这对于CPI高涨的当今社会,有着很重要的流通意义。

而且,这是消费者和网民的共同选择。

但是,如果从普通投资者的角度而言,电商B2C不一定是个好生意。

已经上市的麦考林和当当网就是赤裸裸的例子,电商们就是营收高、利润太低、成本太高、服务良莠不齐、竞争激烈以及短期内难以形成相对垄断等等——

对于大型电商而言,实现相对高利润的前提就是规模化运营,形成相对垄断才能够到达所谓的“临界点”——电商淘宝的榜样是沃尔玛,其他电商多以亚马逊为榜样。

偶像亚马逊不是好学的,其市值过千亿但是盈利仍不高——因为其为保持领先投入巨大,直接和google、苹果竞争的亚马逊短期内不是国内电商可以比拟的。

国内电商们目前走的路子,无论是京东还是凡客,其实都还是原始积累阶段,不淘汰一批大型电商,如何实现“完美新世界”?只是这牺牲品,应该不是京东吧。

作为消费者,在京东的消费体验很一般。

第一次是前年京东买空调,不送上楼还好说,安装的时候缺少零件额外花了数百元才安装成功。

第二次也就是上周发生的事儿,在京东买了5000元左右的3G联通上网卡,签收后发现没有发票;随后京东快递说客服会处理——恩,一直到现在,客服确实一直有联系,但是发票一直无影踪?这么大一企业,不会偷税漏税吧?

总是要给一个处理的消息或者时间点吧,就这样晾着,会把我这样一个平和的消费者激怒的!

难道非要我每天的投诉或者骂几声:狗日的京东!才能够给解决拖欠发票的问题吗?

无论京东上市与否,都不应该忽略消费者的消费体验的。

不上市毋宁死有点危言耸听,但是忽视消费者却难免逐渐被抛弃的。

电商们的竞争,又逐渐走上了资本的战场,剩者能为王吗?

2011-09-08

铁娘子巴茨被辞退了,这其实并不算新闻,所有人都知道巴茨迟早要离开的雅虎的;只是没想到是以电话通知这样的形式——国内的科技界甚至并不太多关注巴茨的被辞退,反而更关注巴茨发辞职信最后一行显示的“Carol Sent from my iPad”……

作为一个非专业人士,在这个时候反而想先说说巴茨在雅虎期间做的一些不错的事儿。

作为一个知名的职业经理人,巴茨在雅虎做了她能力范围内该做的事情:控制成本,提升盈利水平…巴茨接手雅虎后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把该卖的都卖了,该关的都关了,该裁的都裁掉了….所以雅虎这几年虽然很是不好,但是还是赚钱的,并且成本控制的不错。

这和很多人想象中不断衰落的雅虎不太一样,虽然雅虎不够潮,但是雅虎还是赚钱的,雅虎的流量还是处于领先的。

恩,但是也正是因为仅仅是职业经理人,巴茨没有能够做到超出她范围之内的——让雅虎变得时髦起来,在社交化、移动化的大潮中转型等等——酋长杨致远没有完成的任务,巴茨也没有完成。

雅虎这几年最大的失误可能是两个:一是拒绝了微软的收购,四百多亿的收购价格现在看起来绝对是高位;二是和阿里巴巴的关系处理的很僵,让雅虎最大的资产前景不明——虽然后来和微软有搜索的合作和马云达成了协议,但是雅虎在投资者眼里仍然不断的在贬值。

无论媒体们的批评多么的严酷,雅虎可能都无法出现大的起色——除非被收购或者分拆?雅虎的流量和亚洲资产对于很多买家而言还是有吸引力的。

雅虎的问题积重难返,虽然不致命,但是就和老寒腿一样难以痊愈——无论从创新还是收购等等,雅虎的out是全方位的。

对于雅虎而言,可以做的事情似乎不是很多….这就是商业,残酷又真实….现在的互联网,是facebook和google以及twitter的…..

雅虎的问题国内的门户们的问题….

新浪在微博之前一直苦苦追求商业上的创新和变现能力,搜狐一直都在social苦苦追赶,腾讯面对微博冲击也是饱受压力,至于网易越来越是游戏公司了…

虽然新浪微博很成功,但是很难判断新浪已经转型成功了;微博的商业前景仍不明朗——但是和雅虎的全面溃败不同,搜狐最起码在视频上的投入已见成效——

当然,这里其实是想说百度——

百度的收入都来自于广告,和雅虎类似;百度的社会化尝试多数也失败的…虽然百度的商业很成功,但是外界有足够的理由怀疑百度的未来是否也是如此的光明——

最新的消息是百度和腾讯纷纷和硬件厂商合作推出植入诸多硬件的移动终端,好吧,对于国内领先的互联网企业而言,这已经不是新闻——虽然从理论上可以说出很多创新的话语,但是无论是腾讯还是阿里巴巴又或者百度新浪,终端战略其实相当于一个新鲜的玩具罢了——宣传噱头大于实际意义。

一股脑的把自家的产品统统装进硬件,难道真的以为消费者会接受所谓的“一站式”产品吗?客气的说法是,会有多少消费者会接受一家提供的所有产品——难道不知道潮流会变的吗?

当然,这对终端厂商而言是个好消息,多了很多不错的噱头——天语手机和HTC都是此道高手。

这就是一个口号满天飞的时代,见怪不怪了吧?

2011-09-06

最近我喜爱的《第一财经周刊》有了大动作,出了基于年轻人理财的新杂志:《好运Money+》;也算是一财对其整体战略的新突破…

借助一财积累的良好口碑,《好运Money+》的营销活动很不错,团购的数量的基础应该不少吧。但是拿到新杂志后,阅读体验很一般,个人感觉版式设计可能想创新吧但是比一财整体要差太多,有读者戏称这都是实习生做的吧。

联想到《一财》团购用户经常投诉的快递速度太慢、以及IPAD的阅读不习惯等等….

让我想聊聊关于杂志面对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如何突围的话题。

知名互联网评论人魏武挥撰写的《几款杂志APP的比较》可以看看,通过他的使用体验写了写他对于杂志们的app的个人感受——

多数传统媒体都受到了互联网的冲击,这点毋庸置疑;但是冲击到来的不一定全都是坏消息,也可能是好消息——还记得ipad刚推出时,网上的舆论高调的说这将是杂志们迎接新时代的划时代产品。

确实足以划时代,但是却不一定是杂志们的。

根据国外媒体描述——之前饱受推崇的《连线》杂志,第一天上线的订阅数就超过6万份,两个月后跌落3万份,之后就在也没有听到《连线》iapd版的订阅数量,据说是订阅数量实在无从谈起了。

对比而言,似乎没有那么时髦的《纽约客》则逐渐成为杂志app的数字英雄——“有2.5万人花费59.99美元购买了《纽约客》的iPad应用,另有7.5万印刷版用户免费下载了这个应用。”——这个数字也实在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当然,坚持独特性的《经济学人》的保持了多年的持续增长也应该可以让更多的人思考杂志的未来——究竟是坚持内容为王重要,还是营销和包装重要?

魏武挥老师在文章中提到三点对于杂志的app很重要——““第一是用户的一些互动功能;第二是超链接部署;最后一点则是阅读监测。”……

很中肯的意见,但是对于多数杂志可能并不适用。

和很多人的想法不一样,我一直都认为杂志不仅仅是内容为主的媒体,更是“技术“性很高的行业;从版面设计到装帧排版等等,都是技术性含量很高的…

对于传统杂志们而言,无论是应对互联网的挑战,还是移动互联网的挑战…都意味着他们需要付出更多才可能适应未来的潮流——钱、精力又或者什么其他的投入,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可能的成功。

毫无疑问,内容才是对媒体对最重要的;但是如何平衡技术和内容,却足够杂志人们好好琢磨…

但是就我个人而言,从前几年的网络阅读和手机阅读的狂热爱好者到传统(杂志、书籍)阅读的回归,也很难用内容或者技术来讲述原因。

无论如何,杂志应该还是杂志,不应该是愤怒的小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