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7-07

 @赵勇922 :写了《完美时空,一点也不完美》后,完美的人说我是盛大的五毛;写了《盛大文学的托拉斯之殇》后,盛大的人暗示我是完美的五毛——两个公司都拖欠我5毛,合计一块。

 

  上面这条微博是回应疑似盛大方面的网友对本人的质疑,以下文字属免费赠送。

 

  以盛大为圆心,以盛大前CEO唐骏、意见领袖韩寒以及起点中文网为半径,画一个圆圈,基本上覆盖了近几日的网络热点。

 

  唐骏,被知名科普人方舟子揪住“文明”打假,越演越烈,尚不知是否对唐骏造成真正的影响;

  韩寒的《独唱团》终于出版了,负责发行的是盛大文学旗下的华文天下;

  起点中文网,因为旗下部分知名写手转会纵横中文网,引发了小范围的口水仗。

  而这些热点,除唐骏外,均围绕盛大文学展开的。在盛大文学诞生两年的日子里,能够引发如此多的关注,可见盛大文学的影响力不容小觑。

 

  盛大的迪斯尼梦想能否实现尚不得而知,但是从影响力来说,盛大确实走出了以游戏为王的桎梏;在网络文学市场乃至出版市场,都拥有了非常巨大的影响力。

  按下唐骏的事儿不表,单说韩寒《独唱团》出版,在广告文艺青年中一时间洛阳纸贵,可见盛大文学重金押注韩寒的魄力,以及借此扩大其在出版行业的版图的迫切性。

  不否认,对于盛大文学的一些做法个人很有异议,但是仅仅是个人意见;本人开头附上的那段话,就是想表明一下态度,对于完美时空的一些做法,同样也很有腹议。仅仅就事论事的评论罢了。

 

  为了证明态度,这里要好好夸夸起点以及盛大文学。

  一直都认为起点是中国最好的网站之一,不仅仅是文学类网站。起点从众多的文学类网站脱颖而出,本身就是一个成功,并且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摸索出了符合起点特点的收费阅读的机制,进而形成了网络文学行业的标准。这应该都是互联网史应该铭记的。

  以起点为代表的网络文学站点打破了“免费”的惯例,并且形成了网络文学的产业化模式;随后盛大收购起点,并且以起点为骨干,囊括了众多网站以及出版公司,构成了规模化的盛大文学。

 

  盛大文学走的是财大气粗的路子,资本前行钞票挥舞,战无不胜。看起来很美好。

  幸好,有梦入神机从起点到纵横,才让很多人发现,原来,这个领域还有竞争存在。纵横文学网,依托完美时空,走着和盛大文学类似的路子;虽然没有盛大这么高调,但是维持了这个领域的竞争,有竞争总是好事——曾经把这个希望寄托在门户,但是网易推出的网络文学站点实在是太低调了,已经逐渐被遗忘,而起点的来对手们,似乎也在慢慢的凋谢。

  幸好,还有对手存在,垄断不应该存在于这个看起来很美好的行业。

 

  韩寒的《独唱团》落户起点中文,其实也有一些类似梦入神机的转会,作者有权利选择出版公司,也有权利将文字的价值最大化。

  郑渊洁就曾经在博客中爆料,,“改换门庭”的韩寒被传能从新东家盛大文学拿到传说中20%的天价版税。

  韩寒能够拿多少版税,这是商业机密,但是从盛大文学而言,无疑是划算的生意,不仅仅是销售看好,而且还有因为这个杂志引发的争议和关注,都不仅仅是银子能够买到的。

  而这,也是盛大文学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话语权和盈利模式。

  就起点中文网而言,温饱早已经解决,依靠收费阅读,维持运营乃至稍许盈利都没有问题,但是想要壮大,就需另寻它途。

 

  盛大文学目前的路数,一方面是以起点等平台为内容源,为游戏以及影视提供创意资源;另外一方面则是向线下出版延伸,当然,也离不开近年广受关注的电子书等等。

  如果这个链接打造成功,盛大文学功德圆满。

  盛大文学面对的问题,就是成长太快,资本野蛮开路,收购太多,需要时间内部整合。至于外部,短期内难以涌现出同级别的竞争对手。

 

  盛大文学的版图中,似乎还缺少了重要的一块,好像还少了一个豆瓣那样的拥有强大影响力的平台。

  不知道陈天桥是否给豆瓣的杨勃了足够的美元?拿下豆瓣,盛大也就没有必要推出糖果那个平台了,同时,也让整个产业链看起来更完成。

  唐骏早不是盛大员工了,但是学历门里总是被提到盛大的任职;韩寒的加盟,让盛大文学的影响力近一步的加强;起点暴露了一些问题,但是对于这个大平台来说,仅仅是小瑕疵罢了——真正应该担忧的,应该是盛大游戏能否持续的为全娱乐的规划提供足够的弹药?

  盛大文学独立上市的日子还远吗?

2010-07-04

  

      当盛大文学还在继续和百度纠缠与盗版的官司中时,盛大文学旗下头号网站起点中文网最优秀的作者之一的梦入神机却在周日宣布转会纵横中文网。

  背靠盛大的起点中文网究竟发生了什么,会让最具号召力的作者之一放弃起点这个平台?

  这并不是很孤立的事情,梦入神机转会事件,可以看做是盛大文学正在品尝到垄断带来的自大的恶果。

  梦入神机,起点最具号召力的作者,其作品《阳神》连续八个月占据起点月票榜的第一名,作品好包括《佛本是道》、《黑山老妖》、《龙蛇演义》等作品都是全本佳作,引领中文网络文学写作风潮。

  不夸张的说,梦入神机是近年最好的网络文学作者,不是之一。

  2010年7月4日下午,梦在微博宣布起点封杀《阳神》,公布其转化纵横中文网的消息,并且说明了离开的若干点理由,很突然的决定,而其中““神机气势太盛了,下本书得压一压,平衡平衡”的传闻,更是透露着强势的站方和作者之家的矛盾已经不是秘密。

  梦入神机转会到的纵横中文网,背后的支持同样是来自于游戏公司,也是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完美时空。

  纵横中文网应该说之前比较低调,和起点中文网斗的比较厉害是17k小说网,和起点中文网曾经因为争夺写手以及某部小说的续集曾经闹的不亦乐乎。

  或许从梦入神机转会纵横中文网开始,起点中文网应该把纵横当做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对待。

  纵横中文网有野心,有来自于游戏厂商的资金支持,对于全产业链同样窥视已久,其金主完美时空在影视方面,也有章子怡《非常完美》的成功案例。

  在起点中文网的书评区,有书友问梦大神的离开,会不会是起点转衰的标志性事件?

  基本上,无需过度的解读。梦的转会,和之前诸多作者的离开以及回归一样,都还在正常的流动范畴之内,而且起点作为网络文学最大的平台,已经形成了比较良好的机制,来保证新作者和新作品的涌现——但是这也不是起点中文网回避问题的理由,通过梦对离开起点原因的叙述,可以判定起点中文网无疑犯了大企业病,也就是传说中的托拉斯综合症。

  梦入神机自述离开起点的原因:

  1, 操纵榜单;

  2, 控制作者;

  3, 打压作者;

  4, 控制版权;

  5, 缺少人情味等等。

  以上诸多原因,多是因为起点膨胀式的发展之后,运营理念和人员素质没有跟上网站发展速度的外在表现;更是因为垄断带来的优越感让他们没有像当年那么的尊重作者——这就是盛大文学遭遇的托拉斯综合症。

  托拉斯,也就是垄断企业,据盛大对外披露的消息,盛大在网络文学领域已经占据了80%以上的市场份额,已经构成了某成程度的垄断地位;所以起点才能够采取梦说的那些做法对待旗下的作者。

  托拉斯,破坏行业的竞争机制,网络文学一家独大的危害已经渐渐的体现。而打破垄断,治疗盛大文学的托拉斯综合症,有且只有来自于市场的力量,只有竞争才能够让盛大文学直面这些他们之前可能“看不上”的小问题——

  为了吸引作者入驻,纵横中文网采取了比盛大更人性的做法,这也是一些作者转会纵横的原因所在;这可能也能够刺激盛大文学改变一些,如果盛大继续用托拉斯的姿态,那么还会有第二家纵横崛起蚕食网络文学的市场份额。

  作为读者而言,希望这些网站都能够人性化的对待作者,给作者们相对宽松的环境,才能够创作出吸引读者的作者。

  从网络文学网站发展而言,有竞争才能够促进行业的良好的发展,有竞争才能够给作者提供更好的利益,让他们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创造上面去——而无需将心思放在和站方的勾心斗角上。

  盛大文学还没有真正的成功,已然沾染了托拉斯综合症,提前暴露的缺陷或许能够让盛大文学更好的发展;希望盛大文学能够直面托拉斯综合症,而不是视而不见或者陷入到阴谋论的漩涡中。

  梦入神机的“转会”,除了带走一些读者以及在其他相熟的作者中泛起一些涟漪外,基本上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希望梦不要因为这个影响到创作,期待其继续写出精彩的作品,再创网络文学的高潮。

2010-07-02

  多年前看过一部电影《求求你,表扬我》,全国人民很喜欢的范伟和全国记者很不喜欢的王志文主演的,具体内容忘得差不多了,但是对于电影的名字印象深刻。

  前些日子热播的电视剧版《手机》,王志文主演了主持人严守一的角色,因为收视率的问题其主持的《有一说一》栏目被拿下了。这充分说明了严守一和他的团队是老实的本分的,没有用购买收视率的方法提升“收视率”。

 

  而购买“收视率”,据说已经成为很多卫视惯用的一招。

  人民日报刊登的《电视收视率发现造假行为》,就曝光了地方卫视为收视率收买样本观众 锁定频道就给钱的事儿。其实,这并不是第一次曝光类似的事儿,关于收视率的争议也一直存在。理性的来说,任何使用方法论的数据都只能部分代表事实;不过,如果采用相对科学的抽查还是具有相当的可信度的,也应该能够为广告主提供很好的参考意见。

  还可以延伸到电视台的考核是否唯收视率论的争议中去……

 

  在危机公关的策略中,有一招是声东击西,拉大家下水,某些专家在评论电视台买收视率的时候,说杂志去拉广告的时候,给客户报的发行量和真实发行量也存在很大的差距。

  确实,从某专家的说法中,能够看出这并不仅仅是电视台的一家的破事,而是媒体行业共同存在的。

  收视率,又或者发行量,就好像迎风的招牌一样,一定要高高的亮起来,才能够吸引大小爷们的光顾;不然就只能样养在深闺无人识吧。

  “酒香巷子深”,这对于媒体行业来说已然是传说,受众就是上帝啊。受众的表现形式,就是大大小小外在的收视率发行量,以及后面的广告投放费用。

 

  和收视率稍微不同,互联网的考核标准一般来说为流量。

  考核流量用Alexa的比较多,虽然也有很多对其的质疑,但是还是外界考核网站流量的最重要的数据来源;最近google推出的网站流量排名也还不错。

  不过,这也没有杜绝互联网的造假潮流。

  试图了解某个网站的用户数量、访问人数等等数据,是很困难的事情,而网站们也藏着掖着自身的诸多数据——只有在新闻稿中,能够看到某某网站用户群体达到千万级云云。

  不过和收视率调查的第三方数据咨询公司类似,互联网行业存在着数量庞大的第三方数据检测机构,分享一个图片:

  

 

  如上图所示,几乎所有的大型网站都被“表扬了”,基本上很符合世界杯之前我在博客里的预见,参加《赵勇:互联网新媒体的南非世界杯营销战》;至于这世界杯还没有结束,各方机构发布的数据来看,犹如奥运会后的表现一样,可以看看奥运会后诸多第三方机构发布的关于奥运会中各个网站表现的报告的评论文章——《网站的浩然正气和调研机构的阴阳怪气》。

  这些表扬,自然不是白来的,对各方来说也是很有用的。上对得起广告客户和辛苦工作的员工,下对得起贡献流量的网民;很是重要啊。

  所谓相对公正公平,渐行渐远。

 

  不过这类“求求你,表扬我”的举动在这个神奇的世界里,还算很高尚的事情,仅仅是找到不同的方面表扬罢了——

  想一想,还有多少的企业参与到造假!

  有企业为了上市财务作假,当然这还离不开所谓的第三方机构的帮衬——

  这都还好,食品比如鸡蛋肉也可以作假,至于医药等等造假更是屡见不鲜。

  所以,真的,我们看着这些“表扬性”的即使不虚假但是也很不靠谱的观点以及报告,已经一点不奇怪了。

 

  所以,当我们看到下面这条新闻时,都深感被表扬的激情无处发泄了。

  “全球知名研究咨询公司盖洛普最新公布的2009年中国民生指数及相关研究结果显示,2009年中国民众认为受到尊重对待的比例为91%。”

  “指鹿为马”,一点不可怕;可怕的是,后来人们从来没见过马。

2010-07-01

2010年南非世界杯渐入佳境,进入八强的球队厉兵秣马准备迎来又一轮的淘汰赛。

于此同时,全球众多企业围绕世界杯的营销战也如火如荼;体育赛事营销,尤其是号称全球第一运动的足球世界杯,更是企业们的必争之地。

 

也有很多人对于世界杯营销颇有微词,认为这么大的投入和获得的回报不成正比。

不过,对于诸多追求全球影响力的企业来说,大型赛事营销无疑是最佳的选择。虽然并不能指望通过世界杯来实现立竿见影的效果——历来,大规模的介入体育赛事都是企业提升品牌形象的最佳途径。

 

从奥运会到世界杯,都有很多专家认为大手笔赞助顶级赛事不是一个好选择,不如打打擦边球。

其实不然,如果你我他都是此类的想法,那么没有足够的商业支撑的体育赛事。比如世界杯想必也不会拥有全球性的影响力。

 

简单来说,企业的世界杯营销可以分为“杀”和“闪”。

国内流行的桌游三国杀中,有两张锦囊牌,一张是“南蛮入侵”,另外一张是“万箭齐发”,用来描述企业的世界杯营销行为颇为恰当。

 

“南蛮入侵”,自然要出“杀”,也就是面对世界杯,高举高打,成为世界杯的官方赞助商,光明正大的营销。

典型的例子就是哈尔滨啤酒和中国英利。作为一家来自于河北的企业,中国英利一直默默无闻,成为世界杯的赞助商后立刻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企业名称也成为百度谷歌的搜索热词,更何况通过赞助,英利的产品在世界杯的比赛上也得到了应用。

如果让英利通过传统广告模式获得同样的关注度,估计会比这更难而且消费也不少吧。

至于哈啤,则是借着母公司的东风

 

“万箭齐发“,玩家一起出“闪”,也就是面对世界杯的影响力,使的是借东风的巧劲,打着擦边球的营销。

这样的成功案例也不少。但是绝对不是像某大师说的那样,裁判掏了一个打着logo的红色内裤代替红牌等等恶俗的邪招儿。

举个联想乐phone的例子吧。在世界杯期间,通过和黄健翔的合作,围绕新浪微博进行了一系列的合作,达到了“闪”的效果。世界杯,可能和中国的足球运动员无关,但是呐喊门后的黄健翔则成为中国和世界杯关系最近的一个人——世界杯期间,黄健翔的品牌价值最大,通过和黄健翔的合作,每条和乐phone有关的微博转发和评论都在上万左右。经过奥运赞助之后,联想的体育营销层次又上了一个台阶啊。

 

杀和闪,其实就是营销的两面;一个是正面突进,一个是侧面迂回,都是为了企业的品牌建设以及产品营销服务的。

三国杀中还有一张牌叫做“桃”,可以给玩家加血的;无论世界杯营销采取的何种策略,都需要不伤害世界杯和企业的形象。

营销就和三国杀一样,一把手牌,就看玩家如何出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