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1-21

刚去参加了IT龙门阵100期的庆典,第二天就是搜狐IT十周年的活动。

100和十,都是很圆满的数字。

还没来得及感慨100,就遇到了十周年。

写了一篇搜狐IT十周年的随笔,当然,也要感谢techweb和腾讯主办的IT龙门阵,这里是另外一番江湖,一个it人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所在——

十年到底有多久?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答案。

十年,可以让一个儿童成为少年;十年,可以让一个少年成为青年;十年,可以让一个青年成为中年;十年,可以让一个中年成为老年——

香港歌手陈奕迅那首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十年》里的那句歌词一样: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

 

2010120日,搜狐IT十周年第七届IT新闻奖颁奖暨搜狐IT十周年庆典在北京举行。

很荣幸,作为搜狐的博客作者以及营销堂的热心参与者,和众多跨越IT、通信、互联网界的各方精英也聚集一堂,具体的地方是九朝会。

很热闹,简单的说说过程。

首先自然是领导和嘉宾讲话;然后就是颁奖,值得关注的新增了年度独立博客、优秀社交应用开发团队与年度营销案例3大奖项,和之前的“优秀IT记者”共同构成了搜狐IT新闻奖的奖项;接着有很丰富的节目表扬,魔术、唱歌、搜狐IT员工的T台秀——

 

在下午去九朝会之前,我在另外一家门户的微博上面发了一条消息:

“出发。搜狐IT十周年。有酒。”

 

出发,从01,从110,不容易。十年之后,继续上路;

十年,多少酸甜苦辣,多少风风雨雨。十周年——

有酒。新老朋友相聚,怎么可以无酒,煮酒论英雄方是媒体人本色啊。

 

酒高之时,很感慨的说了一些感谢搜狐的话,这里就不复述了,互联网不是冰冷的钢筋混凝土,互联网早也融合了我们的七情六欲,酝酿发酵——

 

值得一说的还有搜狐IT主办的营销堂。

从第一期开始,我就开始参与,然后几乎每一期我都很关注,通过营销堂,和搜狐IT的朋友、很多在互动营销领域颇有成就的以及很多对互动营销感兴趣的朋友们相识,并且一起探讨互动营销的种种发展中的问题——

营销堂,已经成为互动营销人温故知新的所在;也是很多新入行的朋友们了解行业接触行业的绝佳场所。

营销堂的特点就在于实战,在这里能够接触到最新的最好玩的互动营销的案例,而且选择在搜狐大厦楼下的酒吧里,气氛很轻松,说者随意,听者意动——

 

仅仅是这短短一年多时间的营销堂,就有很多很多的故事,就聚集的很多有故事的人。

更何况这搜狐IT十年,可以想象容纳了多少的风雨,演绎了多少的传奇————

 

宝剑锋从磨砺来——十年磨一剑——

搜狐IT十周年庆典过去了,但是搜狐IT的成长却还在继续。

请鼓掌,继续期待。

2010-01-18

一场关于google.cn是否具有“移动倾向”的争议,正在迅速演化成为一个社会性话题,并且超越国界成为全球科技界舆论界的热点。

 

一点不想多说了,可是大伙都拉着我说,好吧,那就再说说谷歌.CN想回家这事。

2009年,最火的一句话大伙都记得吧,“贾君鹏,你妈妈叫你回家吃饭”。

2010年,正在火的一句话应该是,“google.cn,美国老板的律师喊你回娘家了——”。

 

关于这事儿的解读,媒体和坊间已经相当的丰富了,政治层面、经济层面、文化层面乃至乱七八糟的层面,几乎都被解读了一遍——

但是google.cn还依然可以打开,并且提供各项服务。

 

到了这个时候,除了等待google方面的官方消息外,好像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但是,但是,这个病毒性话题迅速流行,除了话题本身之外,自然是参与到话题的人有关,这里说说这个话题内外的人。

 

在新浪围脖里看到那个香港凤凰卫视的著名女记者,就是那四个字很难读出来的“闾丘露薇”推荐了了几篇关于谷歌可能离开中国的分析文章——

灰常的“有理有据”的几篇文章,从“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方面综述了谷歌要离开的原因,当然,重点是“政策因素”。

 

在“闾丘露薇”称赞为不错的文章中,将google的国内用户用了“精英化”的写法;

Google的铁杆用户分为两类。一类是早期用户,这部分用户用过Google,也用过百度。有明确的比较和鉴别能力。他们最终选择了Google。另外一类是专业用户,他们真的发现百度找不到他们需要的东西。这时候Google对比百度的优势大大增加,到达了用户满意程度的临界点,于是这部分用户也选择了Google。”

 

这样的写法自然是受到google用户的追捧的,因为这样显得他们的精英地位和专业化的背景。

但是,这是事实吗?又或者说,有没有来自于用户的数据来说明goog的用户要比其他过国内搜索引擎的用户水平要高级要专业?

想必是没有的吧,因为中国市场现状是多数人使用“百度”,相对少数使用“google”——至于google的用户是不是比百度的用户要高一个层次,这或许仅仅只能说是google支持者想当然的说法罢了。

 

我可以举很多的例子来说明百度同样受到专业人士和精英阶层的欢迎。

但是这一点意义都没有,因为许多许多类似闾丘露薇的媒体精英其实并不是真的在乎google的用户是否高人一等,他们真正的意图其实是显示他们的见识,或者说他们对于新闻的敏感性以及判断力——

我也用google,更多的时候用百度,无论google的支持者如何粉饰,在中文搜索领域,百度就是比google要好用,也更实用——

 

Google的支持者自然会举很多例子来说百度成功来自于投机取巧,就好像他们给百度的用户安上了“没有判断力、非专业化、娱乐需求“等帽子一样。

我不知道这样的言论为什么大行其道,并且会受到追捧——顺带着百度、马云以及唐骏甚至微软的CEO们对于此事发表意见的人都被google的支持们用言论所责难。

这,难道不是某种层面上的双重标准吗?

 

接着闾丘露薇推荐的文章中对于google用户的分类,我们简单的可以给他们下一个定义,他们就是所谓的-“骨(谷)“灰用户——

百度的用户,我们就用“白(百)“灰来称呼。

“骨灰”们,从目前来看,集中了诸多的互联网拥有话语权的“精英”,通过各媒体,各网络平台,发表了大量的评论‘

“白灰”们,白灰们好像都很沉默,该干啥干啥。

 

事实比较清晰:

比话语权,骨灰们胜利;比市场,白灰们胜利。

至于其中是否真的和“正义“有关,谁也说不清楚。

和许多人的观点一样,我认为google是一家伟大的公司,一直都在坐着伟大的事情;但是我认为我们不能就此而忽略百度一直的努力,百度正在成为一家受到尊重的中文互联网公司,所以我们可以说出百度的诸多不是,但是商业上的成功和对中文用户的把握,乃至纳斯达克投资人对百度的追捧,都可以看出,百度并不是骨灰们说的那样“不堪“——

一家能够和腾讯、阿里巴巴、新浪、搜狐等等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代表的公司,岂能真的是那么的“不堪“——

“翻墙”不是因为百度而起,更不是因为百度而终;google.Cn在某种程度上也正在融入中国,只是这个过程让google显得稍微有一些不耐。

 

想问一下亲爱的网友们,你们办过移民手续吗?

投资移民,又或者技术移民?又或者去欧美国家从事商业活动?

他们自然会为外来者设置各种各样的门槛,只有满足门槛要求的才能够获得签证,才有可能获得移民的资格;那么同样,到另外一个国度去做生意,也同样要满足那个国度的门槛——

Google自然是明白,所以才推出了中国化的google.cn,并且放手李开复打造中国本土的团队,所以google.cn在中国市场获得了30%左右的市场份额,并且在和百度的竞争中出于僵持状态——少数份额的僵持,但是两强的格局足以拒其他敌人与搜索市场之外。

 

在说一个词,“超国民待遇”,这是中国对于外来投资独特的欢迎方式。也是国人创办企业难以获得的待遇。

外资在受到某种程度制约的同时,也一直在享受各种各样的优惠,这也是某种程度的事实。

 

Google.com的亲生儿子google.cn原本一直想着不仅仅是拿了移民签证,有想拿着居民证,可是就是拿不到,因为这儿的移民官说丫有移民倾向——

Google.cn的“移民倾向”争议,舆论正在逼着其复杂化。

Googlec.cn如果不走,一定会面对各种冷嘲热讽;google.cn如果走了。Google就丧失了未来最大的市场——

欲走还留,考验的不仅仅是google管理层的智慧,可能还有中美两种文化的融合与摩擦。

 

Google.Cn的“签证”是否到期,谁来尽快给“我们”一个标准答案?

 

2010-01-17

一个是拍了近50部电影、身家过亿的喜剧之王,一个是中国最大的运营商;一个是将无厘头的独特风格打造成香港20世纪三大电影流派之一,一个试图在3G时代再次实现霸业的中国移动;当双方在2010年正式遭遇,后果将不堪设想

 

喜剧之王周星驰变身“139说客

根据协议,双方将首先在中国移动的139说客和移动应用商场这两大平台上,进行重拍《喜剧之王》电影主角选秀,独家娱乐新闻,与说客互动;《长江七号》手机版游戏开发与下载,慈善推广等展开全方面深度合作。

周星驰此次与中国移动广东公司合作的两大平台——“139说客移动应用商场,是中国移动战略转型的重大举措。此前,中国移动总裁王建宙曾鲜明地提出要实现从单纯提供话音通信的服务商转变为支持多种平台、承载多媒体信息、提供全面信息服务的战略转型。

发布会上,中国移动广东公司总经理徐龙表示,将通过合作为用户带来更多的快乐体验和精彩生活,成为3G时代新娱乐的典范。周星驰也表示,希望能够通过139说客平台寻找到更多优秀和志同道合的创意人才。

 

下一个星女郎或是说客

据介绍,139说客是中国移动为手机用户打造的移动互联网家园,它融汇了手机与互联网领域的诸多强大功能,真正实现了移动通信与互联网无缝化结合。

利用139说客,用户可以通过手机、PC等多种方式注册和登录,用户在于不仅能够通过PC和手机短信让朋友到自己想说的话,也能通过PC和手机短信随时收听好友的语录。任何一位移动用户都可成为说客我的关系好友可以享受它特有网络通信产品带来的便捷,以及手机和PC互通的各种多媒体内容及服务带来的精彩, WEBWAPpc/手机客户端等多种登陆方式,更实现了“139说客,手机电脑都能玩,随时一句话,传遍好友圈。应该说,139说客已突破传统的SNS社区网站概念。

周星驰透露,他不但会注册成为139说客,且将其作为独家网络合作媒体,在上面发布娱乐新闻,与说客们互动联系。同时,还会在上面进行的电影主角选秀,也就是意味着下一个可以瞬时出名走红,成为演艺圈知名女演员可能就是一名“139说客,成就更多草根麻雀变凤凰的新传奇。

后期,139说客们不但可以经常听到周星驰说自己的最新消息,经常和周星驰一起大话,更可以被选中做《喜剧之王》的主角,瞬时出名走红。

 

MM上下载《长江七号》游戏

而作为合作另一个重要平台移动应用商场,是中国移动推出的手机应用网上商场。它通过便捷安全的一站式服务,为用户提供丰富优质的应用和数字媒体内容,通过构建中国移动销售数字内容和客户端应用的多界面渠道体系,使其成为服务的大卖场。

通过移动应用商场,应用提供商(AP)通过网上商场,以直观生动的内容展现、方便快捷的购买流程,提供质优价廉的手机应用服务。对于用户来说,它主要提供了手机软件、手机游戏、手机主题三类手机应用,并根据用户的需要提供了品牌专卖店等特色频道。更有全球电影、游戏等首发的优势和优惠。对于开发者来说,它提供创业的平台,通过对企业、开发者、大学生的扶植和培训,吸引他们参与终端应用的研发,并给予相应的销售分成,面对金融危机,以手机终端应用带动一条价值上100亿的高科技产业链,创造大量就业机会。

根据合作协议,周星驰将运用自己的游戏开发公司,研发自己电影《长江七号》同名手机游戏,在移动应用商场上独家发布,供用户下载,而在未来双方将不断扩大合作范围,延展3G动漫。到时大家可以在一边看周星驰的电影,一边用手机玩电影同名游戏。

 

 

对于此次合作,个人认为这将是一次完美的三赢合作。

中移动提供139说客和移动应用商场两大平台,国际巨星提供娱乐内容,这样双方的平台与内容都得到有力补充,实现优势资源互补,实现双方品牌多元化娱乐属性。双方的合作同时也为消费者带来价值,带来快乐。

 

2010-01-14

Google表示已经不愿意继续审查引擎搜索结果,且因为频繁遭受网络安全攻击考虑撤掉在中国的“办事处”。

而且Google扬言要退出中国市场。谷歌要撤了,还发了个预告片,可它撤不撤,无关紧要,因为国人没打算给它筹备欢送会。

 

谷歌进入中国之后,谷歌一直就没有像在全球范围那样,成为中国搜索引擎的老大。尽管从行业数据上看,谷歌中国这几年,成功将在华市场份额从2006年的16.1%攀升至目前的31%。但实际上,谷歌在中国的搜索引擎市场,确实一直很弱势。谷歌在所有国人看来,依旧是个外企,多少还是和中国人的文化习惯格格不入。这使得谷歌在中国,陷入了被百度、搜狗等全面夹攻,而无法显示其国际搜索巨头的强大实力的中国式陷阱中。

 

谷歌为什么会弱势,这其实和他们的老大观念有关,不愿意融入本地化,推出的产品很难满足到中国用户搜索需求。谷歌一直想将其在欧美市场的成功经验直接嫁接到中国来,可问题是,淮南为橘,淮北为枳。不够亲民,不够中国化的谷歌,其英文搜索的那套在中国用户这里就没有了市场。

 

而谷歌也偏离了本行,总是在抱怨着市场限制,总是在抱怨着中国用户的不理解,可谷歌自己就没有理解中国用户的心理,举步维艰是必然的,李开复走了,因为没有办法推进谷歌的本地化进程,随后不少谷歌中国的核心干部也走了,因为没有办法和谷歌这个老大沟通,让他们了解中国人的搜索心理。

 

谷歌现在也打算走了,其实就算不走,国人也在逐步的放弃谷歌。因为它确实不太方便,比起国产的搜索引擎来说,一点都不友好。谷歌或许其实不想走,其实还想留,所以它在走之前发了个预告,希望获得挽留,希望得到同情。可市场就是这样,不会同情弱者,尽管你在国际上是NO1,可中国人并不因此而买你的帐。谷歌陷入中国式陷阱不是一次两次了。但陷阱不是国人挖的,恰恰是谷歌自己不肯迎合国人的需求,一味的以老大自居,陷进去的。少了谷歌,中国人一样有搜索引擎用,会很快的遗忘谷歌,因为你要走,没人留你。

 

谷歌走了,空出来不小的市场空间,正好需要填补,因此谷歌走了,对于国内搜索引擎,特别是二线引擎将是好事,因为这正好让他们有机会去冲击更大的市场。谷歌看来不得不走了,走了它解脱了,国内搜索引擎也有机会了,皆大欢喜,一个喜剧,所以,欢送会不会上演,倒是谷歌走后,搜索引擎厂商可能会开一个庆祝会,庆祝谷歌的离开和国产搜索引擎在技术和用户信赖上的胜利,不知道邀请谷歌参加,它还会不会以国外同行的身份来列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题外话:

按照谷歌的理由,微软早就该退出中国市场了,他们的理由应该是:

1、中国拥有大量的技术人才,每当微软退出相应的产品时,无论XP、Vista、7,或是2003、2008,或是SQL Server,Solution等,中国人民均可以快速破解、汉化,甚至做好优化及补丁,其水平令我们汗颜。

2、中国的盗版发行渠道,远比正版渠道快速,在我们刚刚内部泄露Win7测试版的时候,在北京中关村就有抱着孩子的农村妇女,叫卖永久激活的正式版Win7。

3、中国本土电脑企业大量泄露COA及认证许可,造成微软正版验证补丁无法正常工作。

4、在通过法律渠道解决的时候,我们试图采用一些卑鄙,如勒索、敲诈、假传律师信等方法,劝服企业采购正版的Microsoft产品,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们居然能在一夜把公司所有的机器装上Linux和WPS Office,我们已经黔驴技穷。

5、其实我们早已经推出了MSN在中国的运营机组

6、在线业务和民用产品的已经令我们无可奈何,商用产品又受到了用友,金蝶等厂商的围堵,开发合作伙伴又不是很给面子,最终我们决定,或将撤出中国市场

 

2010-01-09

《阿凡达》,中国互联网发展野史。

其实,不看也知道,《阿凡达》实际上是隐喻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历程,用野史来形容绝对不为过。《阿凡达》的剧情就不多说了,网络里的观影攻略甚至细化到了几分几秒处适合去WC——

 

1,  中国互联网江湖格局的形成,到目前为止,更多的还是是来自于相当程度的自由的市场竞争,某种程度上正是潘多拉星球“丛林法则”的真实再现。

无论是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的四大门户,还是搜索老大百度,以及网游盛大等等,几乎都是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的。

中国互联网江湖的发展,是从下而上的,无论是最初的瀛海威又或者是后来发展起来的邮箱服务,门户服务,游戏服务等等,敏感而又充满了理想的互联网人演绎了一个又一个的商业奇迹,从而逐步形成目前的国内互联网江湖的大体格局。

 

2,  和电影《阿凡达》中潘多拉星的土著反抗地球入侵者一样,中国的互联网江湖对于外来的和尚总是说NO的。

这里的江湖规则,还是由本土的互联网人来书写。

从雅虎开始,到易趣,到谷歌等等,几乎所有外来的和尚最终的结局都是灰溜溜的走了,只流下了狼狈的背影——

其实,中国的互联网江湖并不是排外,而是外来的和尚念不动中国互联网这盘经——从最初的门户们到纳斯达克上市,到阿里巴巴接受雅虎的投资等等,在事实上,中国的互联网江湖发展和国外的联系一直很紧密,甚至于可以说国外的投资人们为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我们张开怀抱欢迎,但是在外来者看来这可能就是陷阱——

 

3,  其实《阿凡达》里的潘多拉星球也并不真的非常美好,一样充满了优胜劣汰和各种生存危机;如果按照人类的认知,潘多拉星球早晚会发展到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乃至资本主义社会,那么潘多拉星球一样会出现剥削,出现战争,出现血腥——

中国的互联网江湖同样如此,最大的敌人不是没有市场,也不是外来的竞争者,而是随着垄断格局的形成,越来越依赖资本的大棒发展,越来越缺乏创新的魄力,甚至于最近几年基本上都是跟随美国的互联网创新后的模仿,照搬一个火一个,这就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最大的缺陷———

 

但是,这绝对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在“文明”诞生过程中的“秩序”的确立。

中国的互联网江湖最初的相对自由的,并没有特别明确的秩序,所以马云可以顶着骗子的名义做阿里巴巴做中国黄页,所以新浪搜狐可以借助sp度过资金的危机,所以百度可以通过竞价排名确立霸主地位,所以盛大可以借助传奇崛起了第一桶金子——

但是随着互联网影响力的扩大,“文明”力量逐步介入到中国互联网的规则制定中,所以有了风风火火的“反低俗”“反情色”的运动,也有了加大监管加大治理的诸多规定——

但是,这很有一些“矫枉过正”的味道在里面。

在加上国有资本以及各种利益集团逐步看上了风景这边独好的互联网产业,于是在2009年我们看上了前所未有的互联网“治理”风暴——

乐观的看,这是发展过程中必须的,也是所谓进步的代价;

悲观的看,随着权势、资本意志逐步加强控制互联网的发展,创新会逐步被扼杀在摇篮里。

只是,这是中国互联网江湖,而不是《阿凡达》里的潘多拉星,以暴制暴的情形不会出现,但是却会伤害了许多热爱互联网的人的心,伤害了很容易,但是让他们的热情重燃却很不易。

 

有人说互联网行业完全失声了,被强大的武装舰队打趴下了。

其实,就好像《阿凡达》里的主角反水一样,趋势是必然的,反复是暂时的。

《阿凡达》,仅仅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野史写照罢了。

 

就好像谢文老师在博客里许下的新年三愿:

一愿公平竞争,不愿权力垄断

二愿百花齐放,不愿网络红黑

二愿百花齐放,不愿网络红黑

 

未来,依然会很美好。

你相信吗?

2010-01-05

微博为什么火,似乎已经不需要解释了,我们唯一要关心的微博究竟可以火到什么程度,以及微博客能够火多久——

有不少营销专家也给出了微博的专业营销意见,但是更多还是基于twitter的西方式传播建议,而没有真正的真对国内的微博环境给出企业足够有执行力的好的建议。

好吧,不说虚的,这里来点实实在在的微博商业传播模式的探究。

在探究企业在微博里如何传播之前先要了解一下微博的信息传播途径。

 

微博传播途径简析

 

如果给微博的传播途径画一张图,那一定是类似于蜂巢式的迷迷茫茫占据了整个空间,但是每一个落脚点都是一个节点,也就是信息源的接收和发布员——

而每一个节点又都有着类似金字塔式的传播渠道,然后每一个节点相互之间构成的网状结构和构成一个复杂的蜂窝状传播途径。

 

1,金字塔式的传播是微博传播的基本特征

我们知道微博最大的特点除了140个字,就是“following”和“followed”,也就是说每个微博的用户都会形成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信息源,并且根据“被关注”的数量形成或大或小的信息传播圈。

一般来说,一个普通的微博用户的被关注人数应该是几百这个数量级,那么被关注超过上千乃至上万就属于有一定自媒体性质的大数量级用户(twitter上面叫明星用户,我们这里叫意见领袖)——

也就是说,被关注数量多的用户,在微博里的信息传播范围就更广;但是我们也不能忽略小级别用户的威力,因为小级别用户更多的是和身边的朋友相互关注,他们之间的的传播更具影响力——

 

2,微博的网状结构比较完美的诠释了六度空间理论

sns的普及热潮中,六度空间理论被提及很多次,而微博作为新的互联网应用模式,也在某种程度上再现了六度空间理论——

在微博客的“following”和“followed”,绝少有单向传播情况的,不排除某些人仅仅被关注而不关注别人;多数情况下,大家都是相互“follow”的,也就是说,在这种相关关注的情况下,微博客更像是一个开放的qq群,有兴趣的都可以一起加入在对信息和获取和传播,而不需要被设置门槛,这就构成了微博传播的网状结构。

 

网状传播结构中,每一个节点都是一个金字塔式的传播结构,而金字塔的每一个又相互关联形成了密密麻麻的蜂窝状传播途径——

很复杂吗?其实一点不负责,尤其是放到微博的商业模式探讨中——

 

微博商业化模式探究

 

Twitter上已经形成了相对成熟的商业模式,企业可以在其上进行客户服务、产品(品牌)信息传播、与顾客对话、广告——

但是在国内的情况下,客户服务和与顾问对话不如直接打客服电话,那样说的更清楚;而硬广吧,没有太多的技巧,所以我们的关注点就放在了产品、品牌的信息传播上面。

本文写的偏重实战,所以不用太多的文字来说;理论上存在的可能,请见谅。

 

前文说的,微博传播途径的特点决定了企业利用微博进行传播的两个传播策略建议:

1,  吸引大级别微博用户的参与,扩大影响力;

2,  利用丰富的互动吸引小级别用户的参与,实现宣传目的。

第一条对应的是金字塔式的传播途径,利用大级别用户来实现信息的传播广泛度;

第二条对应的是网状的传播机构,在微博群体间实现相互的传播,从而达到企业宣传推广的目的。

两者结合,则完美的利用了微博的窝巢状传播途径的特点,实现企业的传播价值。

 

 

举一个微博营销的案例,也就是刚刚结束的联想终结者B5在某门户微博上进行的“带着围脖过新年,无乐不作赢大奖”活动,蓝色光标策划实施的。

和之前长安福特在微博的活动不同,联想的这个活动没有硬广,也没有其奖品丰富——

但是这个活动有如下特点:

1,  吸引了部分大级别用户的参与,比如最终获奖的抚摸三下就是新浪最知名的大级别blog作者和微博活跃用户;

2,  针对网状传播途径的特点,活动的设置并不是直接的商业信息,而是吸引每一个节点用户参与到活动中来,发表一下新的一年年对于快乐的认知。

联想终结者B5的活动进行了6天,共产生粉丝4462个!收到宣言390多条,筛选后发布114条!按一个人有20个粉丝的平均值来算,活动影响人数最少可达10万人。终结者B5的无乐不作的活动消息被置顶到新浪微博首页最新热门转发的榜单第三位!

或许这并不是一个值得吹嘘的数量,但是确实一次有益的尝试,通过新年前在围脖里的活动,让更多的朋友通过快乐的参加B5的微博活动赢取礼品,确实是不错的创意——

在投入不多的情况下获得如此的成绩颇为不易。

 

目前来看,更多的企业还在观望,或者还不知道如何使用微博这一全新的传播途径,没有关注,可以观望,也可以等待,毕竟对于企业来说,稳中取胜可能更重要。

微博的商业模式,确实不够明朗,我们的诸多尝试可能还比不上单纯的弹出式广告,但是我相信,微博中的信息传播是有价值的,可以被商业化的。

 

剩下的疑问就是:

1、  微博运营商最终能够圈到的用户数量级是多少?

2、  用户群体自身的影响力?

3、  政策是否能够明朗?

 全文完。(转载请注明:作者:赵勇,咨询与交流,请发邮件zhaoyong2009@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