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04-17

《现世怪力谈》:奥运!奥运!皇帝的新衣?


 


2001年7月是国人值得记住的日子。


 


那一天萨马兰奇宣布北京成为2008年奥运会的举办地,还记得那天我们的疯狂吗?那时候我们还是风华正茂的学生,当在宿舍里用收音机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宿舍楼沸腾了,同学们唱起了国歌,敲打着身边能够敲打的一切东西,学校领导出面降温的时候,女生宿舍竟然点起了篝火,年轻人的热情被点燃,一种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


 


我们是爱这个国家的,我们也是爱这个民族的!一转眼,时间来到2007年,奥运门票的销售已经开始,可是当年那种激动已经逐渐消退,一种担忧在内心里滋生,奥运不应该成为一块遮羞布,奥运会不会成为一个很大很大的形象工程?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种种原因在家静养,亲眼目睹了一些面子工程,给大家说说。目前国家关于农村深入改革比较重视,并且提出了农村城镇化的口号,那么农村城镇化到底应该怎么做?是不是建几个居民小区就是城镇化,就能够解决农村问题。我们那里采取的是将周边村落向我们村附近集中,在我们周边建设居民小区,然后将一些村落整批的迁移过来,之后的生活可以用“鸡飞狗跳”来形容。农民是不能离开土地太远了,住进小区的农村怎么种田,怎么喂养牲口?这不是面子工程这是什么?成就了村官乡官们的脸面,至于农民们的生存问题就留着他们自己解决吧!


我们乡有不少违规的造纸厂和化工厂,其中有一个在一个村子里面,我有个表姐嫁到那个村子,他们家竟然让人不能正常的呼吸,于是他们村里有点门路的都迁了出来,何谓民生,民生难道就逼迫着农民们搬迁,抛弃自己的土地?


许多年以前农民在政治上还有个“社员”的资格,可是现在只能被人称为“民工”,落差之大何止千里?谁来解决,怎么解决?


在说农村医疗合作改革,在没有实施这个规定之前,整个乡就有2个小诊所,可是当农村医疗合作开始实施以后,小诊所是开了一个又一个,为什么?还不是医院的心越来越黑,本来看一个感冒几块钱就差不多了,现在最少要几十块钱,在服务上没有和城里比起来,就已经在收费上向城里看齐了!


我不懂那些大道理,可是我看见的我听见的,都告诉我,这些都是形象工程,是给上面和外面看的,结果是什么大家都知道,那就是农村的年轻人都出去了!求学打工,有办法的都出去了,农村的明天难道靠老人和孩子来建设吗?


 


某些人看不见听不见这些,他们只想听好听的,看好看的。据说乾隆晚年特别喜欢和绅,就是因为和绅能够投其所好,大兴土木,给乾隆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所以也成就了何绅千古第一贪官的形象;还有那隋朝的第二个皇帝杨广,为什么这么快的被赶下去,还不是因为好大喜功,奢侈过渡啊!前车之鉴,后世之师啊!


今人们到底有没有吸取教训?


 


话题回来,还是说奥运,奥运申办成功的喜悦在雅典奥运闭幕式被一群姑娘的大腿舞破灭,中国传统文化不是脱衣服,也不是简单的龙或者中国红!北京奥运是个大好事,可是过程却让人感觉到好笑!想想奥运场馆水立方和鸟巢的立体图,那叫美?要建成标志性建筑,那国家大剧院怎么办?不是说国家大剧院是标志性建筑吗?这些建筑都成不了标志,北京的标志应该是故宫那样的古老建筑。


 


好了,不在这里杞人忧天了,“2008奥运只是国人中富裕阶层的狂欢日,这些钱除了让首都更漂亮,让首都人民在原有的资源优势上享受更多的服务和硬件条件外,和决大多数国人并没有直接的关系.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等等这些真正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问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会解决.”!


 


用大家都知道的一个故事结束这个帖子:《皇帝的新衣》


从前有一个国王很喜欢穿新衣服,差不多每过一个钟头就要换一件。因为这个缘故,他差不多把所有的钱都花在买衣服上了。他不关心他的士兵,也不愿意到哪儿去玩儿,成天地的催着大臣去给他找最新奇的衣服,想着怎么夸耀他的新衣服。别国的人民谈到他们的国王,都是说:“他在开会。”可是在这个国家里,大家总是说:“他在换衣服。”
有一天,有两个骗子来到这个国家。这两个骗子化装成织布匠去见国王,说他们能织出世界上谁也没见过的一种布。
“国王”,一个骗子说:“这种布不但是图案非常美丽,而且有一个特色,就是非常愚蠢的人,或能力跟他的职位不相配的人看不见。”
“织这种布很费事。”另一个骗子说:“不过,我们愿意替你织。”
过了一些日子,国王心想:“不知道他们两个把布织得怎么样了?”
他很想去看看,可是他一想到愚蠢的人或才能跟职位不配的人看不见这种布的事,心里又有点不安。“对了,”国王自言自语地说:“最好先派我的宰相去看看。他的学问和才能都比别人高。此外他对我又是最诚实的,从来没说过谎话。派他去看,是再可靠也没有了。”
忠诚的宰相走进了织布机房。两个骗子指着空空的织布机,问他这种花样儿好看吗?那种颜色美丽吗?
宰相看不见织布机上有什么,但是他不愿意让国王认为他是个愚蠢的人,不配做宰相。所以他说:“嗯,好极子,这种花样儿太美了,那种颜色真好看。我要告诉国王,说你们织的这种布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最新奇的布!”
又过了些日子,国王派了他的侍从官到织布房去看。
侍从官所看到的情形跟宰相看到的一样,织布机上连一根丝也没有。“啊,我一定是不配做侍从官。”他想,“真糟糕!不过我不能让国王知道我的能力不够。”因此他也称赞这两个骗子织的布非常好看,回去以后就对国王说:“国王,你见了一定会喜欢。那种布太美丽了!”
布终于织好了。两个骗子把布拿来给国王看。国王张大了眼睛也看不见布,只能看到装布的空盒子。“是怎么回事儿?”国王想,“我什么也看不见。难道我是愚蠢的人,不配做国王?…….”他想了一会儿,高兴地宣布说:“这块布真是好看极了,是世界上最新奇的布!”他的侍从官和宰相也表示同意他的说法,并且建议他做成衣服来穿。
国王高兴地给了骗子许多钱,要他们用这块布给他做一套衣服,准备在举行游行大会的那一天穿。两个骗子日夜赶工,把衣服做好了。
他们请国王脱光衣服,然后做出拿着新衣服给国王穿的样子,说:“看,这是内衣。这是衬衫。这是外套。这种美丽的布像蜘蛛网一样轻巧。穿了就跟没穿一样儿。不过,这正是这种布的特点。”
游行的时侯到了,全城的人都争着来看国王的新衣服。他们个个都说:“我们国王的新衣服好漂亮啊!世界上再也没这种漂亮、高贵的衣服了!”
国王越来越高兴。可是就在他最得意的时後,人群突然有一个小孩儿叫了起来:“国王明明光着屁股嘛!他身上什么都没穿!”小孩儿一直跟妈妈吵闹着:为什么你们都没看见吗?明明就是没穿衣服,为何一直称赞国王的衣服呢?

2007-04-16

〈现世怪力谈〉开篇之: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文/失地农民
  
  先说两个乞丐的故事。
  自从回家养伤,每天早上都可以酣睡至太阳老高,今日也是一样。太阳从窗户照射到我的床头,安逸的享受着温暖的春日,突然耳边传来一个成年男人的声音“我是要饭的”,我以为是听错了,没有在意,过了没一会又传来同样的声音“我是要饭的”,我赶紧穿上衣服,出来看见我们院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绿棉大衣的中年男人,他看见我出来又接着说那句“我是要饭的”,我心里很是纳闷,难道他是要饭的,要饭的一般应该说给口吃的才对,为什么他总是这句‘我是要饭的“?这时候母亲从邻居家出来,拿了一个煎饼给了 那个中年乞丐,我问母亲为啥他只会那一句话,母亲告诉我说他是最近一段时间在村子里要饭的,原本到人家门口只会下跪不会说话,后来不知道在哪里学了这一句,“我是要饭的”,母亲说这中年男人好像把要饭的当做很光荣的职业,几乎每天早上都准时在村子里出现,’我是要饭的“,他确实是个要饭的。
  
  第二个乞丐我并没有亲见,只是在母亲和婶子的聊天里听过这个乞丐。据说这个乞丐很年轻,行为颇为奇特。大约在年前来到镇上,据说这个年轻的乞丐在天寒地冷的日子每天都跑到河边洗头,然后在集市上捡拾一些东西果腹,但是他并不乞讨,所有有人说他只是精神有问题。后来天气逐渐寒冷,于是有好心的人买了一个棉袄给他,被他撕烂扔了。集市上一些好心的生意人,给他买热面条吃也被他扔在地上然后捡拾起来在吃。他睡在婶子厂子的南门附近,婶子说春节前夕天气变冷的时候,他们厂子的一些妇女们怕这个年轻的乞丐冻死,几个年龄大的女工门把那个乞丐按住,然后用针线将那个被他扔的棉袄密密麻麻的缝起来,让他保暖,就这样,这个年轻的乞丐在众人的关心中过了冬天,后来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我说这两个故事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我只是觉得人活一生,不管成功或者失败,活在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他自己的意义。生命对于每一个人都应该是平等的,所以我们应该珍惜每一个生命,并且赋予每一个生命平等的生存机会,这应该是每一个人应该做的,并且是应该做到的。可是在现在这个物质及大丰富的社会,精神领域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空白,自私自利为什么为成为这么多人行事的标准!近日在家读论语,其中有一段是关于物质和精神的描述,说的是孔子的几个弟子在描述自己能够做什么,其中一个说他能治理一个小的国家,首先是要让百姓生活富裕之类,最后说关于文化的建设应该交给更贤明的人负责。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一个问题,那就是物质文明的建设相对于精神文明的建设是容易的。物质是客观存在的,从表象上可以看出来,而文化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精神文明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所以精神文明的建设是艰难的,所以我们不能现在社会的一个误区,就是认为物质发展了,丰富了,文化自然会上去,其实这是一个误区,一个很大的误区。
  
  改革开放也二十多年了,经济也越来越好了,那么我问一下大家,大家觉得生活到底是好还是坏了?
  不要说那些官话,从内心说,实在的说,从咱们老百姓最根本的‘安居乐业“说,是好了还是坏了?”安“从字面上来说就是安全,现在的社会治安是好是坏?我们心里都清楚,哪个老百姓家里没丢过自行车,还有遍布街头的小偷们,以市区到我们村的25路公交车来说,大家都知道有2伙小偷活跃,可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警察们为什么不知道。国家行政机关的后知后觉,反映迟钝早已成了社会的公识,还有那些不时出现的大案要案,安全感的下降是事实,所以当广州说他们是全国最安全的城市的时候,全国人民都笑了,谁不知道广州乱,谁 不知道那里治安差,可是领导说那里安好,为什么?原因很简单,现在的领导们已经脱离了大众,过上了小众化的生活,所以他们感觉不到民生,也不能理解老百姓的生活?br>  ”居“就是居住,从古到今,老百姓的理想之一就是居者有其屋,可是居高不下的房价,和收入水平的矛盾为什么不可调和?在一个新闻里看到一个楼盘的价格可以一日三变,开发商的胆子实在是大,而且围绕楼盘开发的各种问题层出不穷,不管是法律还是监管都是一再强调会控制房价,可是我们却没有看到价格的下跌,只有一涨在涨?
  “乐”,快乐,幸福感?你快乐吗?你幸福吗?个人感受还是社会认知?在新闻里永远都只能看见一片歌舞升平,可是背后的血泪谁会关心。大的方面讲,经济增长不均衡,财富向少数人集中,环境破坏严重,人们能感觉到快乐吗?举个极端点的例子,2008奥运会真的是国人的节日吗?或者只是国人中富裕阶层的狂欢日?奥运建设花了不少财政收入吧,可是这些钱除了让首都更漂亮,让首都人民在原有的资源优势上享受更多的服务和硬件条件外,和决大多数国人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吧!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等等问题谁来解决?
  。。。。。。。。。。。。。。。。。。。。。。。。。。。。。。。。。。。。。。。。。。。。。。。。。。。。。。。。。。。。。。。。。
  
  牢骚太多防肠断,可是没有牢骚何来问题,没有发现问题如何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所以我们应该把牢骚说出来,并且分析原因,最终解决牢骚。当然,你我皆为平头百姓,所以也只能发发牢骚,所以萌发了写这个发牢骚的系列,也就是〈现世怪力谈〉系列的由来。“现世”者,由现眼而来,丢人现眼的意思大家都知道,可是现世者不止个人,可以为组织为机构甚至为国家,现世者既然现世,那么我们就有义务站出来鞭笞现世者种种荒唐之行为;“怪力”取自怪力乱神,原意好像也出自论语,但是我水平有限,只是觉得现在社会会中各种怪异的事情层出不穷,所以取了过来给我的系列短文命了个总题。
  
  为什么写,为什么说,只因为一句话“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就这样,我要写这个系列,就这么简单。

2007-04-15


远离,荷叶飘香的年代!


文/赵二


下雨了,这个城市常常会给人带来这样的惊喜.在小雨中漫步,看着忙忙碌碌的行人,我安静的随着行人流动.卖早点的摊子在雨中依旧排满了人,塑料袋包着两个包子,突然想起荷叶飘香的年代.
一时感慨万千.


一定是十几年前了,可能是二十年了吧,那时候我还很小.我们村子在运河的旁边,村北流过的是不老河,在远一些就是微山湖,村子里有许多小河沟,我们熟悉这些河沟就好像熟悉自己的身体一样.运河里船来船往,是没有荷叶的;有荷叶的是那些小河沟,夏天来临的时候,河沟里开遍了荷叶,荷叶的气息飘满了这个村庄.那时候的我,一定是个可爱的孩子,穿着打着补丁的衣服在村子里玩耍,我一定是在等待荷花开放,也一定是在等待莲子的成熟,又或者是在等待收获莲藕的季节.


那时候偶尔在集市上买肉包子,又或者陪母亲买肉,卖家都会把包子或者是肉用晒干的荷叶包好,尤其是包子,捧回家吃的时候,还会有淡淡的荷叶香.那时候,村子里的人会在荷花盛开的季节,将荷叶采摘,晒干,然后卖给集市上那些小生意人.村子里那些河沟以及生长其中的荷叶都是大自然给村子的馈赠.后来,村子里的河沟逐渐被垫平,荷叶逐渐在村子里消失,荷叶也逐渐不再用作包裹食物.


记得上中学的时候,村子里传来吆喝卖臭豆腐的声音,母亲买来后发现,是用荷叶包装的,吃起来特别的香.


村里河沟长满荷叶的时候,我们很少会下水游泳,荷叶的颈上充满的密密麻麻的小刺,很容易受伤,所以在荷叶飘香的时候,河沟里畅游的是鸭子和大鹅,我们只能在岸上看着,等待着荷花的开放.荷花很美,尤其是盛开的时候,那时候我们会把岸边的荷花采摘下来,放在瓶子里,闻起来特别的香.荷花开放的时候,村子特别的美,美丽的村庄在天空下静静的,飘着一股轻轻的香气.


荷花凋谢,莲蓬成长的时候,岸边的莲蓬早早的就被我们打下来吃了,还没有成熟的莲子吃起来没有什么味道,所以我们就耐心的等到河沟中间莲蓬的成熟.莲蓬成熟的季节,河沟里的鱼儿也特别的肥,划一只小船在河沟里将鱼儿赶到网里,然后采摘莲蓬,大大的莲子吃起来特别的好吃.莲蓬过去以后,藕开始慢慢的长大,秋末冬初的时候,将河沟里的水抽尽,就可以挖藕了.挖藕是个辛苦活,在淤泥里行动非常的辛苦,而且也特别的脏,可是挖出来的藕用水洗干净,特别的白,吃起来也特别的好吃.


荷叶飘香的年代,有一个穿着碎花裙子的女孩.
那一年夏天,不老河的荷叶特别的大,也特别的多;那一年夏天,运河大桥也竣工了.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在学校的门口我第一次遇到了这个穿着碎花裙子的女孩,在阳光下她笑YAN如花,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好熟悉,应该是荷叶的味道.


后来知道她是敏,那天刚从不老河写生回来,画的就是荷塘,所以身上有着淡淡的荷叶香气.她的眼睛,象夜空中的星星那样明亮,那年夏天,我一塌糊涂了喜欢这个穿着碎花裙子的女孩.我骑着自行车带着她在乡间的各个角落写生,我去画室做她免费的模特,我们一起在新运河大桥吹风,她的笑容,她的眼神,她的碎花裙都深深的留在我的脑海里.
那一年夏天,我陪她去不老河画荷花.在荷叶飘香的年代,她穿着一件小碎花的裙子,我在旁边看着她画画,醉了.我突然跳下河,她尖叫了一声,我说没关系,我要给她采一朵最美丽的荷花……看到她拿着荷花开心的表情时,我仿佛明白了什么是爱。


那一年荷花凋谢的时候,她去外地求学,我还在中学里混沌(她比我高二级)。年少的青涩阻拦不了时间空间的距离,渐渐淡忘了双方的消息,荷叶的香气渐行渐淡.
村子里没有了水系,荷叶不再飘香,穿碎花裙的女孩子早已成人妇成人母,只有我孤单在等待荷叶飘香的年代,或许永远不会回到那个年轻.荷叶飘香,碎花飘舞都只能留给回忆,留做怀念.


远离,荷叶飘香的年代!
我心碎.

2007-04-14

天涯别把江南春吹上了天啊!
斜眼看江南春,资本市场的忽悠者而已!

本来不想发表点意见的,可是觉得天涯的编辑太过分了,好象采访到江南春是十分光荣的事情,弄了两个没有什么关注度的帖子放在那里推荐。江南春值得关注的应该是创早,广告,资本运做等方面,而不是八卦又或是诗歌,从出名以后,江南春每次露面就是这点破事,天涯的哥们吃剩饭也不觉得烦。原来很喜欢江南春这哥们,但是被你们一弄,我要指出江南春的软肋。

应该说从传统广告公司到分众传媒,江南春在事业上如日中天,在资本市场上也如鱼得水,近日好耶广告也可能被收之麾下,广告帝国已经形成,可是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

江南春最值得骄傲的是城市商业楼宇信息化联播网络,他的效果到底是怎么样的?精确传播和8秒注意力到底是不是有效?我这里有一份分众给客户的资料,上面写的确实漂亮,但是我觉得这是忽悠人的。去年有段时间,我曾经在北京万达广场工作,那里就有分众的楼宇广告系统,我在那里半年左右,因为是在一家广告公司,所以对分众的广告很是注意,在那半年时间内,反复循环播放的就是三个国外品牌的广告。从企业品牌推广来说,这应该是这些大企业不肯放过任何一种新兴传播方式,而不是必然的投放渠道吧!
当时我就对资本市场的明星分众产生了怀疑,不是对于他的创新,而是对于效果的怀疑?相对于电视,报纸我认为他都不占有十分明显的优势,但是因为电视报纸相对成熟所以才没有获得这么强烈的关注度。后来又有机会接触到原聚众传媒的财务总监,作为业内人士,私下交流的时候也透露在没有到聚众的时候他也很少关注电梯广告。更加证明了我的观点:分众的效果被夸大了,资本市场有可能被忽悠了。

后来接触过分众的业务员,是做直投广告的,模式基本是上门搜集客户资料,然后赠送书报架,按时赠送直投广告杂志。应该说直投杂志广告的效果应该还是不错的,因为最起码我是会看这些印刷精美的杂志的。不过对于那个业务员的能力我并不认同,因为近距离的接触我认为分众和其他广告公司可能没什么区别,只是披上了一层美丽的资本外衣而已。

后来到了上海,在上海的办公楼里发现分众电梯广告产生了变化,广告比我在北京那时候多了,但是广告的内容大多换了网站,如赶集,什么汽车网之类的,明显这些广告投放者也是资本市场的产物。相对于电视广告迅速树立品牌,打出知名度;报纸广告可以针对指定客户提升销售,对于电梯广告的效果我一直不认同。网站的流量和电梯广告有关系吗?我觉得没啥大关系。

好耶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广告及互动营销服务提供商,和分众一样他们强调的都是广告精准投放,也就是说,都是把广告投放在指定目标人群。国内做的最好的网络广告好耶被资本市场最受欢迎的分众收购,与其说是江南春的野心,不如说是资本市场的压力导致的收购。我不知道那些吹嘘的哥们了解不了解资本市场,资本是要求有持续的利润增长的,也就是说如果保持利润增长,在资本市场就相当于没有进步,那么就会逐渐被抛弃,我们在百度进军日本就可以看出资本对于企业的压力有多大。

不说了,随便发表点意见,反正咱也不是成功者,是吧。
但是对于国人造神的传统看着就是不爽,造吧,造吧,等哪天突然从神坛上面走下来,江南春写诗啥的肯定会被看成不务正业啥的,中国媒体就这样,病的厉害。

2007-04-06


跪地乞讨的女教师,被呵斥的乞讨老者,赵本山<落叶归根>…



文/失地农民



这几日在南京新街口附近看见两件和乞讨有关的事情,心里觉得很不舒服.说事情之前先简单的介绍一下南京的新街口,这是算是南京市的商业中心,人很多,也很繁华.



首先说的是跪地乞讨的女教师.因为并没有考证她的真实身份,那么就权当她就是一名人民教师吧.前几日在新街口附近的一个过街地下通道,看见一群人围观,于是凑上前去,发现一年龄大约在30多岁的妇女,穿着整洁的跪在地上,旁边的人议论纷纷,并且不时有路过的年轻人将硬币放在她身边.



那妇女跪在地上,身边有一张纸板,上面用整齐的小楷写着一段话,大意如下:
我是XXXXX地区一名人民教师,丈夫下岗后和人一起来宁打工,出车祸致死,肇事司机未找到.她来南京帮丈夫料理后世,将丈夫火化后回路费回家,希望好心人能够帮忙!
纸板上还放着一个骨灰盒.



当时我被感动了,把身上的零钱拿出来,放在纸板上.回去后,想了一下,这个妇女的漏洞颇多,但是我也是偶尔能够做做好事,所以也就没有多想.



也是最近,还是在那个过街地道.一老者衣着褴褛的坐在入口乞讨,这时候过来一中年男子,大声的呵斥乞讨的老者,然后老者艰难的拄着拐杖,起身离去,中年男子一边跟着一边呵斥.但是效果应该是没有的,我每天依然可以看见那个乞讨的老者.



可能是临近过年,南京的乞讨者好像比平时多了很多,没有腿的,没有手的,脸烧烂的,老的少的,彷佛一下子多了许多,每天看到这些乞讨者沿街乞讨,我都会感觉很不舒服.我并没有瞧不起他们的意思.我只是觉得这种现象不太正常.



应该说除了那些职业的乞讨者之外,其他的乞讨者,当他们放下尊严跪下来,祈求大家给他们施舍的时候,也应该经历一些心里的挣扎,毕竟,做人都是要脸面的,当他们放弃尊严,放弃面子的时候,可能生存就成了他们唯一的目的,又或者逐渐演化成他们的职业.


关于乞讨者的话题,太大,在这里点到即可.



前天下了赵本山的新作<落叶归根>,这部电影外界评价不错,我没有看完,大体就是讲在外打工的赵本山将意外死亡的工友的尸体背回家的故事,中间又夹杂着一些其他的故事情节.透过这部电影可以看出很多意味,其中,关于人和钱应该是最值得思考.



应该说,现在人从即将出生就离不开钱,在医院生个孩子最便宜也要几千块钱的.


死的时候同样也离不开钱,举个我们那里的例子.在我们那里,人死了去火化,一定要用民政部门的车,而且费用不低.如果自己拉个板车或者开个拖拉机自己送过去,肯定是不给烧的,或者加个几百块钱.不给钱,那就放那等着吧.



好像电影里的老赵,他那工友确认死亡,那么警察哪里去了?为什么不安排火化?


在比如乞讨的教师,在一个制度健全的国家,出现这种事情应该是找保险部门或者社会保障部门,她没有也完全不应该在大街上跪地乞讨,当然不排除她是欺骗者的嫌疑.



还有那些老老少少的或健康或不健康的乞讨者们,排除那些职业乞讨者,剩下的没有自食其力能力的人,是不是需要相关部门负责出面保障他们的基本生存条件.



老谋子拍了一部<满城尽是黄金甲>,来暗示我们祖国的繁荣昌盛,虽然被人评价为<满城都是大波妹>,但是波大了,说明大家的生活水平好了,无伤大雅.


可是这<满城都是要饭的>该怎么说?

问你,问我,还是问谁?

2007-04-03

家族的荣耀:清明祭祖小记

文/赵二

清明节到了,又到一年祭祖时。
往年清明的时候,我不是在上学就是在外工作,所以基本上清明节祭祖的时候我都不在家,所以对于祭祖我只是从母亲的嘴里得知,并没有真正的经历过。在我们这里,祭祖是每家老大的事情,就好像叔叔,直到前几年才单独的祭祖,给先人上坟,以往都是跟着父亲祭祖。今年清明,我回乡养伤,恰好父亲头上有伤,不能吹风,而哥哥又在外面,所以祭祖的事情交到了我的头上。哥哥如果知道,可能会有一些嫉妒,因为如果父亲不能祭祖,按照顺序应该由他祭祖。

今天一早,母亲早早的叫我起床。今天天气很好,太阳一大早就很高,母亲把准备好的纸钱用袋子装好,等我吃完饭。父亲让母亲带我去祖坟那里祭奠先人,对于祖坟的位置,我只是大体有一些印象,还是哥哥上大学的时候,我跟着父亲祭奠过祖坟,我好像只能认出爷爷的坟墓,至于太爷爷以及更老的先人们的坟墓,及时母亲也不一定能够找到。我们村是单姓村,祖坟在运河岸边,最近几十年运河两岸码头林立,我们赵家的祖坟就在这些码头的煤炭或者沙子包围之中。

天气特别的好,太阳很大,有一些风,路上都是成排的柳树和一片片的野花,4月份是我们这里最好的季节,杏花刚刚凋谢,桃花即将开放,运河岸边有成片成片的桃林,那里曾经留下了我童年的快乐。我和母亲到了我们村的码头,祖坟在码头左右两方,左方有我太爷爷的坟子,所以母亲到着我先去祭奠太爷爷。我从来没有见过太爷爷,只是从老人们的嘴里听到过关于太爷爷的生平,太爷爷个子很高,弟兄六人,太爷爷的父辈也是六人,所以当时在我们这里也算是家业比较大,当时也置办了一些产业,可是他绝对没有想到,那点小小的产业会在解放后给子孙们带来那么大的麻烦。

母亲让我把纸钱放在太爷爷的坟墓前面,然后划了一个圈留了个出口对着太爷爷的坟子,母亲说这样可以让这些纸钱只让太爷爷享用,不会让其他人拿走。母亲让我跪下,给太爷爷磕头,然后母亲嘴里念叨说二子的爸爸不能吹风所以不能上坟,二子代表我们全家过来祭奠,希望太爷爷能够保佑我们全家平安,我和哥哥的工作能够顺利,并且希望我们村子能够越来越兴旺。我饶有兴趣的听着母亲念叨,按照母亲的吩咐给太爷爷磕头,虽然我并不认识太爷爷能够真的显灵,但是对于母亲的想法,我只能执行。太爷爷的坟墓前树立了一个墓碑,上面写着直系子孙的名字,我伸手摸了摸我的名字还有哥哥的名字。祭奠完太爷爷,我和母亲又分别给其他太爷爷们烧了一些纸钱,然后去码头的右边祭拜爷爷。

对于爷爷的记忆,除了几张泛黄的照片和一根敲的响响的拐杖,我几乎没有一点印象了。爷爷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我们,应该说爷爷的一生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经历,因为所谓的出身问题,爷爷一辈子受了很多很多的罪,据说爷爷晚年嗜酒,似乎在酒精里寻找自己的幸福。爷爷的坟墓在整个坟场中很好辨认,最右边两个离的最近的坟墓就是爷爷和他哥哥的坟墓。爷爷和大爷爷的坟墓为什么会这么近,父亲说是当年因为坟场太小了,右边的场地太小,所以把他们两人的坟墓修建在了一起。大爷爷的一生很有传奇色彩,虽然县志中把他描述为一个土匪,可是村里老人的嘴里他却是一位村庄的英雄,大爷爷被敌寇割去了脑袋,爷爷冒着危险把大爷爷的头颅找回来,自己缝好给大爷爷下葬,想到爷爷和大爷爷那时候的事情,真是唏嘘不已啊!

给爷爷和大爷爷烧完纸钱,磕头,母亲照例说了些让爷爷保佑我们的话。爷爷和太爷爷的坟墓没有墓碑,按照规律,应该我和哥哥有了孩子才好给他们立墓碑。祭奠完毕,和母亲一起离开祖坟所在的场地,坟头还不时冒出一些青烟,应该说埋葬在这里的先人们,并没有出类拔萃的人物,也没有所谓的精英。可是他们在我心里依然是我们家族的荣耀。不知道多少年以前,我们的先人们来到这片肥沃的土地上,繁衍生息,并且形成了这么大的一个家族,这么大的一个村落。作为后人,我们应该好好的生活,好好的工作,为了村子的未来做出自己的贡献。清明时节,缅怀先人,他们是我们的先人,我们的血液里流淌着他们的血脉,传承,我想到了这个词语,我们家族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的传承下来,并将随着我们一起传继下去。

家族的荣耀,需要现在的我们一起来努力。


(早上右手能用筷子了,我买的股票稳中有升。。。)


2007-04-02

绝望的温暖

文/赵二

我是用左手打了下面的这些话。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是个坚强的男人,可是刚右手手臂摔伤,生活无法自理的时候,我还是选择了回老家养伤,因为老家还有父母可以照顾我。
这是我前几日摔伤后的想法,为一些事情苦恼的我,无意中把右手臂摔伤了,让我有了逃避现在的理由,我伤了,我不能打字了,所以我要回老家,回村子养伤,外面的一切都暂时和我无关,所以我回来了。

右手臂摔伤确实很麻烦,不方便穿脱衣服,不方便吃饭,不能工作,左手的力量和技巧都比右手要差,所以我提着一个箱子回家的时候也感觉很累。本来不想回家的,怕父母担忧,可是心里的落寞让我迫切的回到年迈的父母身边,享受被关怀的温暖。
可是我错了。我经常做错事,我经常做一些没有经过大脑思考的事情,我在回家之前应该给家里打个电话,或者说我不应该回来。回来后让我感受对于生命的一些思考,绝望了,绝望了吗?

我在外面有了麻烦,我手臂摔伤了,所以我要回家。当我喊门的时候,头上缠着纱布的父亲从里屋出来为我开门的时候,我知道我可能不应该回来。原来父亲前几日摔倒将,眉骨摔了一个大口子,据说当时血流不止,但是固执的父亲没有缝制伤口,近日有了感染的趋势,所以母亲现在很担心,而手臂受伤的我回家后母亲还要担负起照顾我的责任。
我真的不应该回来,父亲受伤的消息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就是因为害怕我担心,可是我就是因为手臂摔伤,心里不舒服就回家让二老担忧。
看到父亲被白纱布缠绕的头,我一时间感觉到窒息,绝望。为什么?为什么我还要让他们担忧,父亲说那天刚接我要辞职的电话,所以很是着急,所以才碰到了头。是我,是任性的我,是一意孤行的我,让父亲担心,并且受伤。

我错了,我以为我早已经长大成人;我不在需要父母的照料,我以为我可以让他们安享晚年,可是我错了。我还只是在城市里挣扎的一个刚刚解决温饱的外乡人而已,我没有让父母放心,没有让他们享受生活,没有让他们晚年幸福。
那天我很绝望,我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做什么,我只好安静的在家呆着。绝望了吗?我绝望了吗?
有一点绝望了吧,可是我不能绝望,生活是会充满了心酸和挫折,生活不会按照我们每个人想的那样美满,可是生活还是要继续,无论幸福还是不幸,生活就是生活,活着才能生活,生活才有希望,有了希望,前方才会美好!

我不要绝望。

进入四月的家乡,绿意盎然,人们开始祭奠祖先。可是我周围确并没有春天的到来而迎接应有的快乐,父亲伤了,我也伤了,三哥家的大娘也被碰伤了,队长家的婶子被发现是白血病。我们村去年冬天由老年人的陆续去世引发的悲观气氛还在继续,几十年前和父亲一起在农机站的人基本上都离开了人世。父亲最近想的太多了,可是我没有能够给他分担,我也不知道如何排解他的压力。谁能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我真的很害怕,我不敢往方面想,父亲现在年龄还不算大,所以我要努力的让他幸福,让他快乐,我不能绝望,我也不要绝望。为了父亲,为了母亲,我要欢笑,大声的欢笑。

上午陪父亲去医院挂水,然后陪母亲去集市上买菜。父亲和我说着一些平时很难听到的话,医院里一些熟悉的人也打趣说父亲可以享清福了,是啊,父亲该享受生活了,不应该劳苦了啊;和母亲一起去买菜,我知道母亲平时不会买这么多菜的,就是因为我回来所以买了这么多菜。
温暖,绝望过后的温暖,陪伴在父母身边,感受相互的温暖。
日子可以平凡,但是不可以冷漠;
亲人可以不在一起,但是要相互关心;
生活可以没有钱,可是要充满温情;
我们可以绝望,但是我们不可以放弃生活。

没有右手,我还有左手。我没有失去右手,所以我还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自己要快乐,也要让父母快乐。
我的心愿。

(还有几天,估计右臂可以恢复,还要努力,还要加油,还有生活)

(  左手打字还可以
  
  我的股票涨了,,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