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现世怪力谈》:奥运!奥运!皇帝的新衣?


 


2001年7月是国人值得记住的日子。


 


那一天萨马兰奇宣布北京成为2008年奥运会的举办地,还记得那天我们的疯狂吗?那时候我们还是风华正茂的学生,当在宿舍里用收音机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宿舍楼沸腾了,同学们唱起了国歌,敲打着身边能够敲打的一切东西,学校领导出面降温的时候,女生宿舍竟然点起了篝火,年轻人的热情被点燃,一种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


 


我们是爱这个国家的,我们也是爱这个民族的!一转眼,时间来到2007年,奥运门票的销售已经开始,可是当年那种激动已经逐渐消退,一种担忧在内心里滋生,奥运不应该成为一块遮羞布,奥运会不会成为一个很大很大的形象工程?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种种原因在家静养,亲眼目睹了一些面子工程,给大家说说。目前国家关于农村深入改革比较重视,并且提出了农村城镇化的口号,那么农村城镇化到底应该怎么做?是不是建几个居民小区就是城镇化,就能够解决农村问题。我们那里采取的是将周边村落向我们村附近集中,在我们周边建设居民小区,然后将一些村落整批的迁移过来,之后的生活可以用“鸡飞狗跳”来形容。农民是不能离开土地太远了,住进小区的农村怎么种田,怎么喂养牲口?这不是面子工程这是什么?成就了村官乡官们的脸面,至于农民们的生存问题就留着他们自己解决吧!


我们乡有不少违规的造纸厂和化工厂,其中有一个在一个村子里面,我有个表姐嫁到那个村子,他们家竟然让人不能正常的呼吸,于是他们村里有点门路的都迁了出来,何谓民生,民生难道就逼迫着农民们搬迁,抛弃自己的土地?


许多年以前农民在政治上还有个“社员”的资格,可是现在只能被人称为“民工”,落差之大何止千里?谁来解决,怎么解决?


在说农村医疗合作改革,在没有实施这个规定之前,整个乡就有2个小诊所,可是当农村医疗合作开始实施以后,小诊所是开了一个又一个,为什么?还不是医院的心越来越黑,本来看一个感冒几块钱就差不多了,现在最少要几十块钱,在服务上没有和城里比起来,就已经在收费上向城里看齐了!


我不懂那些大道理,可是我看见的我听见的,都告诉我,这些都是形象工程,是给上面和外面看的,结果是什么大家都知道,那就是农村的年轻人都出去了!求学打工,有办法的都出去了,农村的明天难道靠老人和孩子来建设吗?


 


某些人看不见听不见这些,他们只想听好听的,看好看的。据说乾隆晚年特别喜欢和绅,就是因为和绅能够投其所好,大兴土木,给乾隆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所以也成就了何绅千古第一贪官的形象;还有那隋朝的第二个皇帝杨广,为什么这么快的被赶下去,还不是因为好大喜功,奢侈过渡啊!前车之鉴,后世之师啊!


今人们到底有没有吸取教训?


 


话题回来,还是说奥运,奥运申办成功的喜悦在雅典奥运闭幕式被一群姑娘的大腿舞破灭,中国传统文化不是脱衣服,也不是简单的龙或者中国红!北京奥运是个大好事,可是过程却让人感觉到好笑!想想奥运场馆水立方和鸟巢的立体图,那叫美?要建成标志性建筑,那国家大剧院怎么办?不是说国家大剧院是标志性建筑吗?这些建筑都成不了标志,北京的标志应该是故宫那样的古老建筑。


 


好了,不在这里杞人忧天了,“2008奥运只是国人中富裕阶层的狂欢日,这些钱除了让首都更漂亮,让首都人民在原有的资源优势上享受更多的服务和硬件条件外,和决大多数国人并没有直接的关系.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等等这些真正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问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会解决.”!


 


用大家都知道的一个故事结束这个帖子:《皇帝的新衣》


从前有一个国王很喜欢穿新衣服,差不多每过一个钟头就要换一件。因为这个缘故,他差不多把所有的钱都花在买衣服上了。他不关心他的士兵,也不愿意到哪儿去玩儿,成天地的催着大臣去给他找最新奇的衣服,想着怎么夸耀他的新衣服。别国的人民谈到他们的国王,都是说:“他在开会。”可是在这个国家里,大家总是说:“他在换衣服。”
有一天,有两个骗子来到这个国家。这两个骗子化装成织布匠去见国王,说他们能织出世界上谁也没见过的一种布。
“国王”,一个骗子说:“这种布不但是图案非常美丽,而且有一个特色,就是非常愚蠢的人,或能力跟他的职位不相配的人看不见。”
“织这种布很费事。”另一个骗子说:“不过,我们愿意替你织。”
过了一些日子,国王心想:“不知道他们两个把布织得怎么样了?”
他很想去看看,可是他一想到愚蠢的人或才能跟职位不配的人看不见这种布的事,心里又有点不安。“对了,”国王自言自语地说:“最好先派我的宰相去看看。他的学问和才能都比别人高。此外他对我又是最诚实的,从来没说过谎话。派他去看,是再可靠也没有了。”
忠诚的宰相走进了织布机房。两个骗子指着空空的织布机,问他这种花样儿好看吗?那种颜色美丽吗?
宰相看不见织布机上有什么,但是他不愿意让国王认为他是个愚蠢的人,不配做宰相。所以他说:“嗯,好极子,这种花样儿太美了,那种颜色真好看。我要告诉国王,说你们织的这种布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最新奇的布!”
又过了些日子,国王派了他的侍从官到织布房去看。
侍从官所看到的情形跟宰相看到的一样,织布机上连一根丝也没有。“啊,我一定是不配做侍从官。”他想,“真糟糕!不过我不能让国王知道我的能力不够。”因此他也称赞这两个骗子织的布非常好看,回去以后就对国王说:“国王,你见了一定会喜欢。那种布太美丽了!”
布终于织好了。两个骗子把布拿来给国王看。国王张大了眼睛也看不见布,只能看到装布的空盒子。“是怎么回事儿?”国王想,“我什么也看不见。难道我是愚蠢的人,不配做国王?…….”他想了一会儿,高兴地宣布说:“这块布真是好看极了,是世界上最新奇的布!”他的侍从官和宰相也表示同意他的说法,并且建议他做成衣服来穿。
国王高兴地给了骗子许多钱,要他们用这块布给他做一套衣服,准备在举行游行大会的那一天穿。两个骗子日夜赶工,把衣服做好了。
他们请国王脱光衣服,然后做出拿着新衣服给国王穿的样子,说:“看,这是内衣。这是衬衫。这是外套。这种美丽的布像蜘蛛网一样轻巧。穿了就跟没穿一样儿。不过,这正是这种布的特点。”
游行的时侯到了,全城的人都争着来看国王的新衣服。他们个个都说:“我们国王的新衣服好漂亮啊!世界上再也没这种漂亮、高贵的衣服了!”
国王越来越高兴。可是就在他最得意的时後,人群突然有一个小孩儿叫了起来:“国王明明光着屁股嘛!他身上什么都没穿!”小孩儿一直跟妈妈吵闹着:为什么你们都没看见吗?明明就是没穿衣服,为何一直称赞国王的衣服呢?


上一篇: 〈现世怪力谈〉开篇之: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下一篇:提前的母亲节礼物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