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就好像做了一个梦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生活高于一切,只好给生活致敬了。

 

 

 城市有很多的高架桥,高高的悬挂在城市各处,可是这个城市的交通还是那么的拥堵,高架桥,这个城市的喧嚣仍然从高架桥的堵车开始,告诉你,这是一个巨大的城市。这只是些高架桥,没有人在乎它究竟蕴含着什么意义,关心的只是来路和去处。
  
  城市越来越立体,像是巨型的蚁穴,我们就好像这个蚁穴的工蜂一样,进进出出忙忙碌碌,在地上地下神出鬼没。我们还会在这个的一栋居民楼里的某个房间住着,也有很多人会在这个城市的地下活着,每晚回去开灯,总会有蟑螂趴在房子中间欢迎你,浑身黑黑的,锁着脑袋,让人不由的想到你不在的时候,它曾经在屋子里肆无忌惮的折腾着。只是,房租它绝对不会负担一个大子儿。
  
  我不喜欢这个城市,虽然是那么沉醉这这个城市里的点点滴滴。
  曾经有一次,从张家口回来,因为八达岭高速拥堵,回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是凌晨2点,从长途汽车下来的时候,突然发现对于这个城市很陌生,好像是一个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于是我就认定了一个方向步行,当我走到一个高架桥上面的时候,看着凌晨还在前行的的车流,他们中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又或者每个人又不和我一样。
  前方,总有一个方向。他们也要回到自己的巢穴,我又该去哪里?
  
  我常常在西直门和国贸迷路,因为这两个地方的高架桥让我晕眩,于是我常常在这两个地方的高架桥上上下下的打转,我分不清东南西北前后左右。
  偶尔会有一个冲动,如果我从那最高的高架桥上面飞下去,一定会很帅气,只是,我一直找不到那个最高的高架桥。
  
  我喜欢这个城市,虽然这个城市对于我还是那么的陌生。
  某日,和一群朋友去爬箭扣野长城,竟然在最高处遇到一个很熟的朋友,于是感慨,世界真小。世界不小,这个城市不大,只是我们这些工蚁的活动区域却大多相同,国贸西单后海南锣鼓巷十渡玉渊潭圆明园后河箭扣凤凰岭等等。就我那前面那个朋友,就曾经在十渡和箭扣这个地方遇到过。
  
  我们就好像工蚁一样,在同样的区域活动,做着类似的事情。可是事实上,我们都只是这个城市的过客,或者说是房客,我们总是和这个城市不对路——
  陌生,是我们热爱这个城市的最大理由。我们习惯了呆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因为我们不知道这个高架桥通往哪个方向,高架桥上面究竟有什么?
  
  我和所有的城市都不对路,我始终抓不住城市里的任何一道脉搏。
  比如就一万次必胜客,也仍然会在下一次的时候,不懂得菜单上任何一个披萨和甜品的门口,而显得局促和尴尬。比如去了很多次星巴克,却依然说不出来为什么只喜欢喝最苦最苦的咖啡。这是很小的事情,可这些小时却决定了一些潜规则,我因为会丧失成为一个富有品味的城市高级工蚁,也不会拥有富有品味的高级工蚁们的友情和私情。
  
  高架桥是工蚁们的必经之地。工蚁们善于改变自己应该固守的东西,他们与生俱来就是一块块干瘪的海绵,狂热地吸纳着浮游在城市表面的文化和给养。他们的原则就是追逐时髦,而这种追逐本身却让他们永远跟在时髦的屁股后头,闻着不知所谓的洋荤,出着不知所谓的洋相。
  你在这个城市走,每天扑面而来的都是装饰和做作,连那些av般打扮的小女生浑身上下都已经荡漾着虚假和卖弄。这时候,便会更加思念家乡杨树林里那个脸蛋儿通红的姑娘。
  
  某个高架桥,成为我生活的必经之路。上班的时候,是为了上班;回家的时候,是为了回家。所以,其实它是无足轻重的。
  即使烈日当空,高架桥里也依然钢铁般冰冷。而长明灯的存在,又让它的夜变得有如白天。人在变,城市在变,天气在变,唯一不变的是这条高架桥。所以,它更加无足轻重。
  
  我爱与不爱北京,无足轻重。


上一篇: 帝国狙击战:搜狗,中文搜索领域的第三极?
下一篇:替富士康说句话,应该没死的罪过。

12条评论

  1. 觉得说的不错.
    不看好李毅男能作出什么创新来.就这样了.

  2. 楼主对李一男和港湾都没了解就开始抨击,赤裸裸的人身攻击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