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在这个博客发表之前,先简单的介绍一下谁是赵二。赵二,网民:失地农民,长期混迹与各大社区,目前在网易开了IT博客。曾经在多次网络事件中扮演了特殊的角色,(列个单子:流氓燕 二月丫头 科技超女 飞利普劳工门等等)这个大家可以去搜索一下,2006年名列天涯社区百大名人。

 
  文/赵二


  
  陈墨:假如你欠了我的钱,我就去烧你的房子。你会怎样?
  
  我会说,如果你不给,我就不要了。不过既然是从网络里开始那么就应该在网络里有个了解,那么谁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亏欠的,所以我要说说我的一些想法。
  请注意的是我用的真实的名字,因为我可以为我说的话负责,我不需要借助网络里面具来隐藏起来,其实我一直也没有隐藏什么,“赵二”是我生活中的名字,我不会象某些人一样戴个面具生活着。
  
  陈墨,一个在网络里,或者说现实也算是一个知名人士了,尤其是他在网络里公布了他的千万创业神话之后更是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我从来不怀疑陈墨在网络里可以做很多事情,尤其是在炒做这个事情上,我想网络里也就他从兴趣做到了职业化。
  说说我和他的关系吧。直到昨天我还把他当做一个很好的老大哥,就好象我对许多天涯网络的老大哥们一样,有什么事情招呼,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该喝酒的时候也绝对不会谦让,可是文章开头的那个短信我觉得作为老大哥不应该这样的,而且我不想为了这点小事,这些小钱就把自己弄的很不愉快。
  认识陈墨是05年的时候,那时候他在真我搞的不错,一个又一个新闻点抓住了许多人眼球;而我,则在混迹天涯杂谈之余发现了天涯真我的热闹,闲暇的时候扔几个砖头听听响,应该说我们两可以算是很好的合作伙伴,在许多网站以及许多事件中一起做了不少的事情,他的图片,我的文字,在当时也算是很好的搭配。
  
  后来,我们果然走到了一起。我想从一篇媒体的介绍可以看出来:
  “喜临门是江浙的床垫企业,厂家花重金邀请巩俐为喜临门拍摄广告片,并邀请陈默先生与“失地农民”(天涯知名网友),为其做网络推广。陈默先生与“失地农民”分析认为巩俐作为中国女星的佼佼者,有较大的知名度,但是在明星代言满天飞的今天,如果仅仅用普通方式的告知巩俐代言喜临门的消息,可产品——床垫,于是他们巧妙的玩了个文字游戏,打出一个“八卦”擦边球——推出贴图帖子“巩俐床戏大曝光”:陈默拍摄了巩俐在拍喜临门广告片片场的花絮照片,所以称“床”戏。”
  
  我曾经认为我会和陈墨一起创造网络营销史上的一个奇迹,从网友到网络营销到网络公关专家,甚至创业属于我们的创业神话,应该说在2006年的时候,我一直对此深信不疑,并且为此从北京到上海,就是为了想要和陈墨一起实现这个梦想。
  可是最后我并没有和陈墨走到一起,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想不外两点:利益和信念。
  
  一, 利益:
  还是在做喜临门的网络推广的时候,因为需要,我在某大学找了一个枪手,是我网络里很好的朋友,一个家境贫寒的网络里的朋友,当时按照需要他写了很多的枪稿,并且在网络里广泛的发布,当时为了保证枪稿的质量,口头约定要求有一定的数量和质量保证,那个小兄弟很努力的做着,并且当时效果不错。
  这个事情发生在2006年10月,一直到11月中旬左右,陈墨给那小兄弟打了1000块钱;然后一直到07年4月左右陈墨还没有给那学生钱,后来推脱说质量不行,不了了之,为什么你不早说?在那半年里,那个学生给我打了多少电话,在QQ 邮件 MSN 中一直追问钱到底给不给,不给他就不要了,甚至在2007年3月他来南京的时候,我还请他吃饭,说这笔钱肯定没问题,实在不行我可以给他。我这么做是基于对老大哥的信任,可是这信任是没有一点价值的。
  一个不能保证合作伙伴利益人,很难让人将职业的未来捆绑在一起!
  其实也不是第一次,当年张可可那10万的事情,难道仅仅是别人的错?
  
  二, 信念:
  
  在陈墨在网络上发表《一年从三万到一千万》之后,我开始对陈墨的网络公关和网络营销产生了怀疑。可能是成功来的太快,让本应该作为幕后的他也产生了漂漂然的感觉了吧。
  说说那些曾经出名的网络红人们在忙着什么?芙蓉姐姐依然被当作一个小丑,流氓燕消失了,二月丫头正在和华南虎“做爱”,在网络里走红以后她们以为看见了金光大道,仿佛一切就此坦途,可是现在看来,只能说改变了她们的生活轨迹,而没有改变她们的生活质量,这就是那些网络里走红和梦想走红的人一样的缺陷,就要太“浮躁”了。
  而陈墨也走入了这个误区,一年千万,4年上亿,如果仅仅是在自己心里想想还是可以,可是摆在桌面上却让梢有些常识的人笑掉大牙的。
  我曾经当面问过几个所谓的网络红人,她们会说“我的红,肯定不是靠一个人炒的”,同样的,网络推手究竟是做什么的?真的是奇迹的代表?还是忽悠人?
  否定或者肯定可能都是极端的态度,真实的情况可能只在中间取其平衡点吧!
  
  所谓“网络营销”对于企业销售利润增长真的有用吗?
  网络广告对比电视广告真的有优势吗?
  
  回访一下陈墨列举的案例,听听那些经历者的意见吧。
  
  我觉得吧,做人要厚道,说话还是留三分,所以我就点到为止吧。
  最后一句话“一个屡次和合作伙伴闹翻,拖欠那么一点点的钱的人究竟值不值得合作?”
在这个博客发表之前,先简单的介绍一下谁是赵二。赵二,网民:失地农民,长期混迹与各大社区,目前在网易开了IT博客。曾经在多次网络事件中扮演了特殊的角色,(列个单子:流氓燕 二月丫头 科技超女 飞利普劳工门等等)这个大家可以去搜索一下,2006年名列天涯社区百大名人。


 
  文/赵二


  
  陈墨:假如你欠了我的钱,我就去烧你的房子。你会怎样?
  
  我会说,如果你不给,我就不要了。不过既然是从网络里开始那么就应该在网络里有个了解,那么谁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亏欠的,所以我要说说我的一些想法。
  请注意的是我用的真实的名字,因为我可以为我说的话负责,我不需要借助网络里面具来隐藏起来,其实我一直也没有隐藏什么,“赵二”是我生活中的名字,我不会象某些人一样戴个面具生活着。
  
  陈墨,一个在网络里,或者说现实也算是一个知名人士了,尤其是他在网络里公布了他的千万创业神话之后更是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我从来不怀疑陈墨在网络里可以做很多事情,尤其是在炒做这个事情上,我想网络里也就他从兴趣做到了职业化。
  说说我和他的关系吧。直到昨天我还把他当做一个很好的老大哥,就好象我对许多天涯网络的老大哥们一样,有什么事情招呼,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该喝酒的时候也绝对不会谦让,可是文章开头的那个短信我觉得作为老大哥不应该这样的,而且我不想为了这点小事,这些小钱就把自己弄的很不愉快。
  认识陈墨是05年的时候,那时候他在真我搞的不错,一个又一个新闻点抓住了许多人眼球;而我,则在混迹天涯杂谈之余发现了天涯真我的热闹,闲暇的时候扔几个砖头听听响,应该说我们两可以算是很好的合作伙伴,在许多网站以及许多事件中一起做了不少的事情,他的图片,我的文字,在当时也算是很好的搭配。
  
  后来,我们果然走到了一起。我想从一篇媒体的介绍可以看出来:
  “喜临门是江浙的床垫企业,厂家花重金邀请巩俐为喜临门拍摄广告片,并邀请陈默先生与“失地农民”(天涯知名网友),为其做网络推广。陈默先生与“失地农民”分析认为巩俐作为中国女星的佼佼者,有较大的知名度,但是在明星代言满天飞的今天,如果仅仅用普通方式的告知巩俐代言喜临门的消息,可产品——床垫,于是他们巧妙的玩了个文字游戏,打出一个“八卦”擦边球——推出贴图帖子“巩俐床戏大曝光”:陈默拍摄了巩俐在拍喜临门广告片片场的花絮照片,所以称“床”戏。”
  
  我曾经认为我会和陈墨一起创造网络营销史上的一个奇迹,从网友到网络营销到网络公关专家,甚至创业属于我们的创业神话,应该说在2006年的时候,我一直对此深信不疑,并且为此从北京到上海,就是为了想要和陈墨一起实现这个梦想。
  可是最后我并没有和陈墨走到一起,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想不外两点:利益和信念。
  
  一, 利益:
  还是在做喜临门的网络推广的时候,因为需要,我在某大学找了一个枪手,是我网络里很好的朋友,一个家境贫寒的网络里的朋友,当时按照需要他写了很多的枪稿,并且在网络里广泛的发布,当时为了保证枪稿的质量,口头约定要求有一定的数量和质量保证,那个小兄弟很努力的做着,并且当时效果不错。
  这个事情发生在2006年10月,一直到11月中旬左右,陈墨给那小兄弟打了1000块钱;然后一直到07年4月左右陈墨还没有给那学生钱,后来推脱说质量不行,不了了之,为什么你不早说?在那半年里,那个学生给我打了多少电话,在QQ 邮件 MSN 中一直追问钱到底给不给,不给他就不要了,甚至在2007年3月他来南京的时候,我还请他吃饭,说这笔钱肯定没问题,实在不行我可以给他。我这么做是基于对老大哥的信任,可是这信任是没有一点价值的。
  一个不能保证合作伙伴利益人,很难让人将职业的未来捆绑在一起!
  其实也不是第一次,当年张可可那10万的事情,难道仅仅是别人的错?
  
  二, 信念:
  
  在陈墨在网络上发表《一年从三万到一千万》之后,我开始对陈墨的网络公关和网络营销产生了怀疑。可能是成功来的太快,让本应该作为幕后的他也产生了漂漂然的感觉了吧。
  说说那些曾经出名的网络红人们在忙着什么?芙蓉姐姐依然被当作一个小丑,流氓燕消失了,二月丫头正在和华南虎“做爱”,在网络里走红以后她们以为看见了金光大道,仿佛一切就此坦途,可是现在看来,只能说改变了她们的生活轨迹,而没有改变她们的生活质量,这就是那些网络里走红和梦想走红的人一样的缺陷,就要太“浮躁”了。
  而陈墨也走入了这个误区,一年千万,4年上亿,如果仅仅是在自己心里想想还是可以,可是摆在桌面上却让梢有些常识的人笑掉大牙的。
  我曾经当面问过几个所谓的网络红人,她们会说“我的红,肯定不是靠一个人炒的”,同样的,网络推手究竟是做什么的?真的是奇迹的代表?还是忽悠人?
  否定或者肯定可能都是极端的态度,真实的情况可能只在中间取其平衡点吧!
  
  所谓“网络营销”对于企业销售利润增长真的有用吗?
  网络广告对比电视广告真的有优势吗?
  
  回访一下陈墨列举的案例,听听那些经历者的意见吧。
  
  我觉得吧,做人要厚道,说话还是留三分,所以我就点到为止吧。
  最后一句话“一个屡次和合作伙伴闹翻,拖欠那么一点点的钱的人究竟值不值得合作?”


上一篇: 史玉柱猫妖九命,华为猛鬼惊世人
下一篇:陈墨:做事要地道。(兼谈天涯社区“黑金”事件)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